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锋芒②

斗神离开了,只留下一句“我会回来的”,走得是那样的决绝,修长的身形映衬着孤寂。

苏沐橙回神,扭头对着王座嗤笑一声,曾经最安静乖巧的“花瓶”如今笑容中满是嘲讽。

她不是不能做到嘲讽,只是不愿,只因为这是哥哥所爱之人打下的江山,只因为这是家人要守护的地方。而现在,他们伤了她的家人,她无需再顾忌家人的感受,绝美的面容上勾勒着一抹明艳的弧度,可一双清澈的瞳孔中却是冰寒一片。

他们走了,走得义无反顾,没有给自己留丝毫退路,只余下满朝的人鄙夷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叶修带着苏沐橙去了一座庙里,和住持打了个招呼后绕进了一间厢房,房间之后有一个小院落,树木葱茏颇有些小家碧玉的风情。院落一角是一块简陋的石碑,和一个小土丘,碑上只有简简单单三个字——苏沐秋。

苏沐橙蹲下身子,从怀里拿出丝娟擦拭了一下碑上的尘土,俏脸含笑,只是笑容有些无助却又透着股决绝,她垂了眼眸,轻声道:“哥哥啊,我现在什么都不剩了……”

一旁的叶修沉默地听着她低低的向爱人叙说着近期的事情,抬头看看已晚的天色,又看了看面容悲戚的妹妹,终是开口道,“沐橙,时候不早了,快点回去休息吧,不然你哥知道了又要骂我了。”

“那你呢?”

“我再陪陪他,一会就去睡。”

苏沐橙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回房,把空间留给这对曾经的神仙眷侣。

叶修目送着她走到房间,掀起衣衫下摆,席地而坐,一如他还在军营时和兄弟们喝酒吃肉时的模样,目光落在碑文上,神情有些回忆,又有些向往。

“沐秋啊,看见你妹妹了吧?看哥把她养的多好,现在可是军营那些家伙的女神,都快被供奉起来了,可比你养的好多了,你还不赶快谢谢我?”叶修低笑一声,修长好看的手清理着苏沐秋坟前长起的野草,这双手曾经挥舞着却邪收割敌人的性命,曾让各国将士闻风丧胆,可它现在只是在清理着这些野草,一下一下的,那样温柔。

“沐秋啊,你说过的,你要为沐橙打下一片天地,让她快快乐乐的长大,我说我会帮你,可是你食言了,我也食言了,我做不到护沐橙一世无忧,因为我也离开了,但这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你说对不对?”

叶修低垂的头慢慢抬起,俊脸一片凄然。叶修的脸并不说多么惊艳,但很耐看,只是常年隐在狰狞的战盔之后,没有人发现罢了。他缓缓从背后抽出了那把从不离身的伞,神情肃杀中染着悲悯,手指不住的颤抖,最后牢牢握住伞柄。一下把伞撑开,任尖利的伞沿划破了自己欲垂地的发尾。

过去已是虚妄,为何要心存留恋。

可能不咋长……

评论
热度(20)
  1. 苏桓_一只自认为是三首蛟的金翅大鹏借太太的图 转载了此文字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