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在下安倍晴明

狐言【下】

一曲献祭之舞终了,晴明还是静静的趴伏在原地,云子小姐提着裙角,急迫的下了阶梯想搀扶晴明,源博雅却是比她快了一步跑上了祭台,半跪下来搀起了晴明。

“还有力气起来吗?”源博雅搀起这人之后尝试着走了几步,安倍晴明的脚步有些拖沓,干脆和人摆了摆手,本就白皙的脸,现下有一些无血色的惨白,这人嗓音有些沙哑的开口:“博雅把我放下吧,不要管我的,等我恢复过来我们便离开这里吧。”

源博雅盯着阴阳师的脸看了一会,低头嘟囔着云子小姐什么的,抬头就和人说了一句失礼了,伸手直接把安倍晴明抱起来。

晴明愣了一会,神色从异样变为无奈,屈指手背掩着唇角低声笑开了,自然的给人指了指云子小姐站的观台方向,轻瞌起眼眸闭目养神...

狐言【上】

看我心情有没有下,手游和原著结合,ooc算我,全是我瞎扯的东西,嗯,错别字告诉我,我改

不似平日随意的坐姿,而是工肃的跪坐在木廊正中,衣服也不是平日素净的白色,而是厚重的黑色打底,艳烈的红和华贵的金色做称,白色的发也被橘色的缎带系起。

“晴明!我今天带……你怎么坐在这里?还这副样子?”源博雅兴冲冲的跑进庭院,手里提着一大盒包装精美的点心,不用说,给神乐的。

软软的冰皮糕点,还有包裹着红豆粒的小食呢。晴明这么猜着。

“啊……我在等正午,现下我应当过去了,应该都准备好了吧?”晴明抬起头看了看太阳,眼睛被炙热的阳光刺激的有些难受,无奈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为什么要等?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

江湖说

决定写个很牛逼的梗,先和联盟道歉,因为我可能会把他们玩坏,事先说,它和原著的时间基本没有关系

清脆的环佩撞击声响起,二楼的木地板响起些微的咯吱声,轻的几近听不见的脚步声从搂上响起。

楼下坐着的一人警觉的抬起了头,看见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下来的这人一身墨黑的衣服,头发只余脑后一缕极长,隐秀的暗纹与人一些豪情,白底皂靴给这人平添了几分利落。

“老大你等等,我去叫老板娘!”还不等下来的人说什么便被这人打断,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个漂亮的姑娘掀起了门帘,进了厅堂,来人一身大红色的罗裙,绣了一些再深一些的祥云纹,蓝色的纱制披帛,挽着双云髻,两支镶珍珠的簪子欑着发,干脆利落。...

今夕何夕㈢

#我从没有想主动放弃一篇文,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写不下去了。写文从不是发泄,这是我爱的东西,即使我的文笔烂的和什么似的,它依旧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来叙述这个故事

一把黑色的伞被装在一个灰仆仆的伞套里,叶修很随意的把东西丢在了桌上,就进了室内,陈果好奇的把伞抽出来,粗看没什么,细看神色一凛。

这把伞的材料她几乎不认识,不过有一种东西她知道,伞骨,这把伞的伞骨是用陨铁锻造的。

陈果的父亲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陈家有些传承,虽然他们这代已经不剩什么了,陈果年幼时有幸见过一块陨铁,一整块,未曾锻造,那时陈果无知的摸了摸,就被自己的父亲呵斥了。

这时的陈果神色很奇异,叶修这家伙到底是谁,小小...

今夕何夕㈡

我只是想告诉一下我自己,我还活着。我只是在期中考而已

一阵莎莎的响声过后,这片草地终于迎来了这几年的第一个客人,叶修。

叶修这时候不好过啊,苏沐秋虽然没有他精通各门派武艺,但光是这样主攻奇门遁甲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平平撇了一下嘴角,把衣角沾染的土渍拍了拍:“还以为过了八年,阵法的威力能小一点呢……”这人在齐腿的草地里走了几步,凑到了石壁前,伸手摸索了一会,寻到了已经有些残缺的如意纹饰,左右扭了扭,摁下去,石壁上咔啦一阵声响,一道幽暗的门打开

叶修闪身进了洞里,使劲蹬了一下地面,又是一种咔啦的响声。石门缓缓关上。

洞外又是一片清明。

洞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还有一些阴沉的唔噎声,...

今夕何夕㈠

我跟你讲,我吃得真的是修伞

那年那日,盛夏,朱雀国难得迎来了雨季。

有些闷热的气温也抑制不了人们的欣喜,但是苏沐橙的心却是如坠冰窖。

琴弦,断了。

苏沐橙原本是朱雀国丞相的长女。

在丞相意外离世后,几个本是和苏丞相交好的人,把苏家弄的一团乱,连佣人都可以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而不是正正经经喊一句大小姐。

更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几个联手诬告了苏丞相于敌国通奸,抄家夺走了财物和一切。

苏沐秋带着年幼的苏沐橙逃离了家,这才打拼下这一切。

如今苏沐秋早已离世,苏沐橙也不再是那个离了兄长就哭的小丫头,却依旧无法守护自己的亲人。

“叶修……你明明不输给任何人!”苏沐橙的手边是断了弦的琴,她的眼...

今夕何夕·楔子

不要拦我,我就是想写虐!

本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国并立,小国归付大国名下,常年征阀不断,使民不聊生

彼时白虎国大皇子叶修横空出世,荡平其他三国,更改国名为荣耀

欣荣的荣,耀眼的耀

“你们知道叶修吗?”已经有了些白发的女先生,跪坐在矮桌前,看着面前的学生。

“知道!叶修,叶将军!”

“征战十年,开疆拓土。”

“开国之功臣,将要临位之时却孑然一身离去,把一切让给了自己的胞弟叶秋!无冕之王!”几个学生神色欣喜,叽叽喳喳零碎的说了一些。

“嗯,对呀,说的都是写在史书上的东西,我今天打算给你们说的是叶修自己的过往。”

“当然,你们可以当个故事来听,我也不介意。”

女先生撩了一下...

脑子一抽上课摸鱼
p1我以为的叶修的耳朵
p2精灵族
p3矮人族
p4兽族(大致位置不要在意那么多)

小生画画技能为零

喃语①

“我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山风刮过,吹来了一阵山雨欲来的清香,过了一会一阵滴滴答答的雨声从洞口传来,伴随的是一阵雨水流进山洞。

琥珀色的金元素壁垒在幽暗的空间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苏沐秋在山洞深处的角落坐着,倚着墙壁,调息自己被追杀了一路有些紊乱的气息。

“啧,还是需要回城找个医师……”

散碎的头发遮起光洁的刘海,苏沐秋皱了皱眉,无语的呲牙,伸手捂住腰间的一个血窟窿,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伤口的疼痛感不减,血流量让人害怕。

“下雨天他们不会找很久,也找不到我,所以你可以走了吗?”

屈指,修长的指尖扣住腰上皮带里的一把怪枪,对着元素壁的一角举起,拉下了扳机。

墙角倚着一个人,一身衣...

我们群里的一叉子给小生画的生贺,算是……满意了
出处就是群里的一叉子,景忆之手

© 在下安倍晴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