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里,喻黄是甜的,伞修是苦的,双花是茶的味道,苦尽甘来。喻黄,我希望他们一直腻歪下去,描画出和美的一生;伞修,我希望是一块好不了疤痕,烙在我心上;双花,我希望是一块似苦还甜的糖,含着不化。我或许这辈子不会触及他们,因为他们就是我青春的梦......

烟·作息直逼张新杰·尘

江湖说

决定写个很牛逼的梗,先和联盟道歉,因为我可能会把他们玩坏,事先说,它和原著的时间基本没有关系

清脆的环佩撞击声响起,二楼的木地板响起些微的咯吱声,轻的几近听不见的脚步声从搂上响起。

楼下坐着的一人警觉的抬起了头,看见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下来的这人一身墨黑的衣服,头发只余脑后一缕极长,隐秀的暗纹与人一些豪情,白底皂靴给这人平添了几分利落。

“老大你等等,我去叫老板娘!”还不等下来的人说什么便被这人打断,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个漂亮的姑娘掀起了门帘,进了厅堂,来人一身大红色的罗裙,绣了一些再深一些的祥云纹,蓝色的纱制披帛,挽着双云髻,两支镶珍珠的簪子欑着发,干脆利落。...

今夕何夕㈢

#我从没有想主动放弃一篇文,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写不下去了。写文从不是发泄,这是我爱的东西,即使我的文笔烂的和什么似的,它依旧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来叙述这个故事

一把黑色的伞被装在一个灰仆仆的伞套里,叶修很随意的把东西丢在了桌上,就进了室内,陈果好奇的把伞抽出来,粗看没什么,细看神色一凛。

这把伞的材料她几乎不认识,不过有一种东西她知道,伞骨,这把伞的伞骨是用陨铁锻造的。

陈果的父亲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陈家有些传承,虽然他们这代已经不剩什么了,陈果年幼时有幸见过一块陨铁,一整块,未曾锻造,那时陈果无知的摸了摸,就被自己的父亲呵斥了。

这时的陈果神色很奇异,叶修这家伙到底是谁,小小...

今夕何夕㈡

我只是想告诉一下我自己,我还活着。我只是在期中考而已

一阵莎莎的响声过后,这片草地终于迎来了这几年的第一个客人,叶修。

叶修这时候不好过啊,苏沐秋虽然没有他精通各门派武艺,但光是这样主攻奇门遁甲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平平撇了一下嘴角,把衣角沾染的土渍拍了拍:“还以为过了八年,阵法的威力能小一点呢……”这人在齐腿的草地里走了几步,凑到了石壁前,伸手摸索了一会,寻到了已经有些残缺的如意纹饰,左右扭了扭,摁下去,石壁上咔啦一阵声响,一道幽暗的门打开

叶修闪身进了洞里,使劲蹬了一下地面,又是一种咔啦的响声。石门缓缓关上。

洞外又是一片清明。

洞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还有一些阴沉的唔噎声,...

今夕何夕㈠

我跟你讲,我吃得真的是修伞

那年那日,盛夏,朱雀国难得迎来了雨季。

有些闷热的气温也抑制不了人们的欣喜,但是苏沐橙的心却是如坠冰窖。

琴弦,断了。

苏沐橙原本是朱雀国丞相的长女。

在丞相意外离世后,几个本是和苏丞相交好的人,把苏家弄的一团乱,连佣人都可以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而不是正正经经喊一句大小姐。

更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几个联手诬告了苏丞相于敌国通奸,抄家夺走了财物和一切。

苏沐秋带着年幼的苏沐橙逃离了家,这才打拼下这一切。

如今苏沐秋早已离世,苏沐橙也不再是那个离了兄长就哭的小丫头,却依旧无法守护自己的亲人。

“叶修……你明明不输给任何人!”苏沐橙的手边是断了弦的琴,她的眼...

今夕何夕·楔子

不要拦我,我就是想写虐!

本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国并立,小国归付大国名下,常年征阀不断,使民不聊生

彼时白虎国大皇子叶修横空出世,荡平其他三国,更改国名为荣耀

欣荣的荣,耀眼的耀

“你们知道叶修吗?”已经有了些白发的女先生,跪坐在矮桌前,看着面前的学生。

“知道!叶修,叶将军!”

“征战十年,开疆拓土。”

“开国之功臣,将要临位之时却孑然一身离去,把一切让给了自己的胞弟叶秋!无冕之王!”几个学生神色欣喜,叽叽喳喳零碎的说了一些。

“嗯,对呀,说的都是写在史书上的东西,我今天打算给你们说的是叶修自己的过往。”

“当然,你们可以当个故事来听,我也不介意。”

女先生撩了一下...

脑子一抽上课摸鱼
p1我以为的叶修的耳朵
p2精灵族
p3矮人族
p4兽族(大致位置不要在意那么多)

小生画画技能为零

喃语①

“我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山风刮过,吹来了一阵山雨欲来的清香,过了一会一阵滴滴答答的雨声从洞口传来,伴随的是一阵雨水流进山洞。

琥珀色的金元素壁垒在幽暗的空间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苏沐秋在山洞深处的角落坐着,倚着墙壁,调息自己被追杀了一路有些紊乱的气息。

“啧,还是需要回城找个医师……”

散碎的头发遮起光洁的刘海,苏沐秋皱了皱眉,无语的呲牙,伸手捂住腰间的一个血窟窿,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伤口的疼痛感不减,血流量让人害怕。

“下雨天他们不会找很久,也找不到我,所以你可以走了吗?”

屈指,修长的指尖扣住腰上皮带里的一把怪枪,对着元素壁的一角举起,拉下了扳机。

墙角倚着一个人,一身衣...

我们群里的一叉子给小生画的生贺,算是……满意了
出处就是群里的一叉子,景忆之手

自述(小短打)

小生原本,初下山,只是一直自由散漫的狐。无拘无束,只是偶尔躲避人类的追捕,和调戏小姑娘。可是小生最后遇上了他。让小生,万劫不复。

小生遇见他,是在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日子,那天,小生在林子里漫步,清远的琴声就这么传到了小生的耳朵里……小生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弹出这样的琴声,寻音而去,然后小生遇见了他。

小生安安静静的听他弹完琴,刚开始他似乎很生气,在停了手,抬头看见小生时,他愣了愣。

似乎很意外。

早上也是后来,才知道……为什么他那时那么意外震惊的眼神。

两王相争

你知道王杰希有时候会犯犯中二病

可你知道两个王杰希凑在一起是什么画风吗?

呵,无需多言,上菜上菜


这年头啊,写同人的太多了,这不是,一个东幻版的王杰希错乱了时空

和欲上朝堂的王爷,王杰希相遇了

身着华服且雅致异常的王杰希眯起双眼看了看对面

冒充本王还不会冒充的像一点,大小眼一点都没有艺术感,而且穿着如此寒酸,简直落了本王面子

一身黑袍上刻着隐隐的暗纹,流离着诡异的光芒,蔑视一般打量着对面

穿着没有什么含金量就算了,还这么浮夸,本王何时的衣饰这么没品了,无知的愚凡,装也不知道装的像一点

中二版王杰希上下打量了一下人:“汝是何人,扮作本王的模样,欲意为何啊?”

魔幻版王...

© 烟·作息直逼张新杰·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