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黄泉引渡人【小短篇,一发完】

不知道什么的paro

地面传来清晰的咖嚓声,人的脚踩在地上,衣料摩擦过地面的声音,回荡在这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异常震撼人心的恐怖。过了半晌才出现了一盏悠悠闪着火光的青铜灯。

一个看上去还是壮年的人,抱紧一块石头直直念叨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别念了,还是要走的。”执着灯盏的人的另一手拍上人的后脊梁,惊的这人抖了一下,挥开他的手就跑开去,回头看着这个人手上的灯一点点变得越来越亮,这便仔细打量了,这人一身黑衣,用银白的纹路画在衣服上,一头乌黑的长发也用白色缎带系起,没甚表情,公肃严谨。

“张新杰,不过小小的游魂,怎么还没有弄回去?”这个壮年人闻声望去,又是一个和这人差不多但看起来截然相反的存在...

星芒至路(邱蔡,哨向play)

哨向,星际play【我其实一点不会哨向,如有错误,请提】
萧蔡纯粹友情向,我是一个爱烧脑的人,虽然我没有脑,邱居新这章没咋出现,就不打了

蔡居诚知道,一个军人,当最初的梦想被残酷的现实磨平,只余下的,是服从。

服从,军人的天职。

所以当蔡居诚出门,听到各种各样不善的指点,和幸灾乐祸的眼神时,他知道自己的生活要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那一天,三军总司令来了武当塔视察,因为工作不彻底被蔡居诚钻了空子,萧疏寒的拼命阻挡,才使蔡居诚偷袭宣告失败,甚至蔡居诚被擒。

那日萧疏寒在武当塔的塔前处置的蔡居诚,甚至敲了百年没有敲过五响的铜钟。冷眼看着蔡居诚被五花大绑,倨傲却有些落寞的表情,看着蔡居诚一口银...

问佛

    你们修佛的是不是要杜绝七情六欲,方才能证菩提啊?

婆娑的竹影里有一个和尚的粗砺袈裟,随着拉扯竹子的微风发出些沙沙声。

照在其间,零星散碎的月光似乎缓住了脚步,武当的道士身上特有的鹤氅似乎让清冷的月光在其身上渐渐黯淡又亮起,颇是风光霁月。

不过再风光霁月也挡不住他眉目间的那股疲累,原本披在身后的三千青丝全数落白。

那一直不停的敲击木鱼声终于停下了,圆锤悬在半空中,就这么顿住,若非是手上的菩提珠转的越来越快,穆然会只当那是一幅画。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认真呢……

那个和尚终于转过了头,却还是紧闭着眼睛,唇角微微扬...

原来,只是不在

   贫道郑然……可曾认识你?

一个风光霁月的武当站在山门匾额之下,背上覆着剑匣,一身风尘,似乎是刚刚回山就被门口这个和尚拦下。

郑然微微皱起眉,觉得这人的面貌有些熟悉,奈何郑然受过大伤,现今头上都有一块不可以用力碰触,此后他便忘记了很多东西。

其实都记得,只是病时难受的不想思考,渐渐的时日一长,便忘记了大多东西。

师门上下在这人论剑时被华山的姑娘近身一个冲撞,便倒下,过了半天才起来吓了一跳,毕竟这是个可以在邱师兄手下走过百招的人。

云梦的名医来时,足足给他弄了一天一夜,这才满面疲惫的推门,和武当几个侯着师弟的招招手。

    你们

若无情方自在

居逸师弟,你到底在执着什么?

萧小师兄急急忙忙的跑进了金顶大殿,平日不及自己胸口高的人,现下跪坐原地也要仰望,拂尘劈头盖脸对着自己甩下来,自己被打的猝不及防。

福生无量天尊啊!掌门都快把你逐出师门了!你到底在执着个什么啊!

师兄,这红尘俗世中情之一字最苦,你可审的?

避开人询问自己执着的问题,拂尘微微一甩,比起了眼眸,口中只喃喃念着道德经。

唉……我不管你了,掌门言你运功时生生吐出一口血,一看你气息不稳就知道你入了魔障。

我……我知道我的错,可我就是看不破。彼时在佛堂里的人明明满口允了我期许,为什么到头来破了情一戒的只有我……

嗓音带着几许疲惫,变得沙哑异常,辟谷已久不沾吃喝的唇...

小短打,无题

你真的喜欢我?和尚不是一向要守戒律清规吗?

素白的手拂开人搭在自己腕上的手,几乎要忍不住一剑斩出的冲动,不过还是紧了紧手指,放开了剑柄,道了一声福生无量天尊。

阿弥陀佛……贫僧自觉不曾阻碍施主。

呵,贫道行走江湖,只图个快意恩仇,人杀我,我要杀了人家你拦着,我杀人你更拦着。

……阿弥陀佛。

身侧这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宣了声佛号。自己倒是无所谓,直接扭头,拂袖而去,也不管人是不是会跟上,不过是片刻,这人还是跟上来了。

暗自念叨了一句烦人,也没再管他。

贫道修道修的无情道,一心大道,和尚你非要执念成痴吗?

阿弥陀佛,贫僧看不破这迷障……施主可知石桥禅?

你还是不死心吗?

贫僧只...

我唯一一篇楚留香的文……很隐晦的少武少

东风渡

文题和文并没有什么关系,武当的同门天天华山华山华山的,不然就是暗香啊同门啊啥的,我看不下去了,少林弟子多好吃。(排版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和华山一个侠士是朋友,也没有丝毫越距的想法,甚至连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为了勾引师妹,我们倒是时不时亲近一下。

没事互相怼怼,喝酒打趣,互损,偶尔起手式一个比划比划,颇是洒脱。

但最近同门都开始哭嚎着要华山弟子,我和他一下就变得特立独行,几乎是一起出个门就能收获一堆同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山了更甚。

我在酒馆喝酒,顺便等他一起,角落里暗香的姑娘说,这个武当长得真好看。

他一来,这姑娘就改口了,说是,可惜,有主了。讲的我一头黑线,这人一脸迷茫。

后...

狐言【下】

一曲献祭之舞终了,晴明还是静静的趴伏在原地,云子小姐提着裙角,急迫的下了阶梯想搀扶晴明,源博雅却是比她快了一步跑上了祭台,半跪下来搀起了晴明。

“还有力气起来吗?”源博雅搀起这人之后尝试着走了几步,安倍晴明的脚步有些拖沓,干脆和人摆了摆手,本就白皙的脸,现下有一些无血色的惨白,这人嗓音有些沙哑的开口:“博雅把我放下吧,不要管我的,等我恢复过来我们便离开这里吧。”

源博雅盯着阴阳师的脸看了一会,低头嘟囔着云子小姐什么的,抬头就和人说了一句失礼了,伸手直接把安倍晴明抱起来。

晴明愣了一会,神色从异样变为无奈,屈指手背掩着唇角低声笑开了,自然的给人指了指云子小姐站的观台方向,轻瞌起眼眸闭目养神...

狐言【上】

看我心情有没有下,手游和原著结合,ooc算我,全是我瞎扯的东西,嗯,错别字告诉我,我改

不似平日随意的坐姿,而是工肃的跪坐在木廊正中,衣服也不是平日素净的白色,而是厚重的黑色打底,艳烈的红和华贵的金色做称,白色的发也被橘色的缎带系起。

“晴明!我今天带……你怎么坐在这里?还这副样子?”源博雅兴冲冲的跑进庭院,手里提着一大盒包装精美的点心,不用说,给神乐的。

软软的冰皮糕点,还有包裹着红豆粒的小食呢。晴明这么猜着。

“啊……我在等正午,现下我应当过去了,应该都准备好了吧?”晴明抬起头看了看太阳,眼睛被炙热的阳光刺激的有些难受,无奈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为什么要等?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