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今夕何夕㈢

#我从没有想主动放弃一篇文,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写不下去了。写文从不是发泄,这是我爱的东西,即使我的文笔烂的和什么似的,它依旧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来叙述这个故事

一把黑色的伞被装在一个灰仆仆的伞套里,叶修很随意的把东西丢在了桌上,就进了室内,陈果好奇的把伞抽出来,粗看没什么,细看神色一凛。

这把伞的材料她几乎不认识,不过有一种东西她知道,伞骨,这把伞的伞骨是用陨铁锻造的。

陈果的父亲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陈家有些传承,虽然他们这代已经不剩什么了,陈果年幼时有幸见过一块陨铁,一整块,未曾锻造,那时陈果无知的摸了摸,就被自己的父亲呵斥了。

这时的陈果神色很奇异,叶修这家伙到底是谁,小小的伞骨就用玄铁锻造,别的材料也不会差,凭我这五年的经验,这些材料不是我知道的任何一种。

伸手戳了戳伞沿的尖,陈果的手就划出了一个血口子,按了半天没凝固住,叶修倒是从里面出来了。

“哟,老板娘,小心点,锐器哦。”他手里拿着一个崭新的黑色伞套,伸手朝尖锐的伞尖抓来,陈果有点着急,刚打算提醒他,只见叶修反了反手,把伞尖一旋,整个伞被人收了起来,然后塞进了伞套里。

陈果愣了一会,眯起了眼睛:“叶修,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伞又是……”叶修把伞塞回背后,顺手丢了换下的伞套,斜叼着烟枪:“呵,老板娘,我说过了,我是叶秋嘛……至于这个伞……我一个故友的作品……”

叶修说这话的时侯眼神有些散,但只是片刻就回神了,清咳一声转回了后厨自己的房间。

“嗤……你要是叶秋,我还是苏沐橙呢……”陈果摇了摇头,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陈果明显想的不是这个,她叫来了唐柔,唐柔何许人也?陈果不知道,但她知道唐柔身手很好。

“叶修,死下来!快点!”陈果手握成圈朝楼上大喊,叶修刚刚在自己房间里找到一根质量不错的牛皮带子固定自己的伞,就听见陈果在楼下大吼他的名字。

“老板娘,什么事啊?没事的话我得去补眠,这点我不上工。”叶修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护栏,看的底下的客人心惊肉跳的,陈果被叶修的话噎了一下,抽搐着嘴角。

“快点下来,小唐和你比试比试。”陈果一手拉着唐柔,一手招呼着。叶修抬眼看了看唐柔,笑了笑,翻身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别想了,我懒,老板娘我出去买烟叶子,不够了。”

唐柔皱了皱眉,旁边的陈果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身手把腰间的手弩拽下来给了唐柔,催促她去比试比试,灭灭这家伙的气焰。

“一贯一场,够你买烟叶子了,来。”唐柔解了自己的腰包,其中有一些散碎的银两。叶修顿了顿,耸耸肩,呵呵了一声,反手把背上的伞抽了出来,随意的摆了个起手式。

唐柔挑眉,上手一发弩箭,连带的整个人轻跃起,朝叶修攻去,却是见对面人不慌不乱的侧了侧身,避开了唐柔,手腕半屈,伞面轻敲了一下脑门,反手伞尖已经离唐柔喉间一寸。

整个过程,不足三息。

“底子不错,怕是一般人打不过。”叶修收了伞,耸耸肩没要这姑娘银两,回身出去买烟叶。

唐柔愣了愣,拍案而起:“再来一次。”

叶修摇摇头,挥了下手:“底子不错,可惜你跟不上我的反应,光光有底子,不够。”

唐柔笑了一下,身手把散开的头发别起:“再来。”

叶修也不让什么,这姑娘说了,就再来呗。于是又是一刻惨败。

再来!再来!再来!

这声音就没停过,直到叶修算了算,把所剩无几的烟叶填进烟枪里,对嘴吸了口。

“姑娘,你没钱了……”

唐柔愣在原地半晌,秀眉深蹙,依旧不甘心的样子。叶修大大方方的去拿人的钱袋,顺口问了句:“真的这么想赢吗?”

观战的陈果倒是生了气:“你还真的拿她钱啊!”叶修对着她的脸吹了一口烟气:“这不是她自己输给我的吗?”给陈果噎的,一愣一愣的。

唐柔叹了口气,回身拉住正要发火的唐柔,打算回楼上房间,临走前看了眼叶修:“总有一天,我会迎回来。”

叶修愣了,有一段熟悉的记忆被人从深处翻了出来。

叶修一战矛捅过去,把这少年压在身下,屈腿压着肚子,治住了人,一脸胜利者的嘲弄。

被人问候了一句大爷。

那时叶修问的什么来着?喂,你真的这么想赢吗?

呵,我只是,不想输罢了。

不同的答案,却是差不多的语气,但这个少年已经再没有机会超过自己。

叶修把伞架在肩上,懒散的侧头笑了会:“想打败我,这么样子可不行。”

评论
热度(7)

©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