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今夕何夕㈡

我只是想告诉一下我自己,我还活着。我只是在期中考而已


一阵莎莎的响声过后,这片草地终于迎来了这几年的第一个客人,叶修。

叶修这时候不好过啊,苏沐秋虽然没有他精通各门派武艺,但光是这样主攻奇门遁甲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平平撇了一下嘴角,把衣角沾染的土渍拍了拍:“还以为过了八年,阵法的威力能小一点呢……”这人在齐腿的草地里走了几步,凑到了石壁前,伸手摸索了一会,寻到了已经有些残缺的如意纹饰,左右扭了扭,摁下去,石壁上咔啦一阵声响,一道幽暗的门打开

叶修闪身进了洞里,使劲蹬了一下地面,又是一种咔啦的响声。石门缓缓关上。

洞外又是一片清明。

洞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还有一些阴沉的唔噎声,叶修托起一盏灯,点燃了往甬道深处走。

这盏灯和一般的灯盏不一样,灯的两侧有铜制的鹤羽,一片片的绫毛细致的描绘在上面,虽然已经有些熏黑,但剥落的地方依旧可以看出紫红色的流光溢彩。

这是叶修专门跟微草的王杰希借的,是道门祭祀用的灯盏,名唤引路灯,这是道门的圣物,可以压制一切阴邪之气。当年的王杰希也就是靠这灯,压制住了虚空双鬼。

当然,现在被叶修借来防止大阵里的恶魄,毕竟苏沐秋突发奇想了是会尝试把借阴术融进阵法里的。

一路平安无事,除却一些阴风在身后唔噎,一线摇曳的灯火忽闪忽闪的,像是随时要灭掉,却是给了人无法言语的安稳。

曲曲折折的甬到尽头是一扇乌木的门,叶修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推门进去了。结果又是一扇门。

叶修一头黑线的吐槽着苏沐秋怎么那么喜欢装神秘,以及有钱到买乌木做门都不给他做一顿全肉吃。

推开了门,门里只有一把伞。

伞是悬在半空的,不,是浮空,上面没有悬挂的绳子,下面也没有支撑的底座,只是一把伞。

乌铜做的利齿嵌在伞沿,深灰色的伞面上描画了星星点点的暗红,像是血一样,没有一点光华外露。

叶修这时的表情有些肃然,半晌怀念的笑了笑,凑近这伞几步,恍惚听见这伞一声嗡鸣,仿佛是在欢迎回家的亲人。

叶修尝试着伸手,却没有发现任何应有的带着苏沐秋标记的禁制,是的,苏沐秋的标志是橘色,现在只是轻轻松松的碰到了伞,却没有任何禁制的阻挡。

叶修勿自割开了手指,把流出的血蹭到伞柄是,,漆黑的伞柄吸收了一点他的血液,显示出苏沐秋三个字,血红色的,让人不寒而栗,叶修却不甚在意的直接拿起伞转了转,唇角扬起一丝笑。

苏沐秋当年怎么说的?这是天道赐予人间的至宝,只是借我之手让它重见天日。

这一语也可以表明这是苏沐秋一生最大的杰作。

叶修失笑了半天,摇摇头,捏紧了手里的伞,另一只手的灯已经在这伞的压迫下悄然无声的熄灭。

“我会让你尽快升级的……”

评论
热度(8)

©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