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原来,只是不在

   贫道郑然……可曾认识你?

一个风光霁月的武当站在山门匾额之下,背上覆着剑匣,一身风尘,似乎是刚刚回山就被门口这个和尚拦下。

郑然微微皱起眉,觉得这人的面貌有些熟悉,奈何郑然受过大伤,现今头上都有一块不可以用力碰触,此后他便忘记了很多东西。

其实都记得,只是病时难受的不想思考,渐渐的时日一长,便忘记了大多东西。

师门上下在这人论剑时被华山的姑娘近身一个冲撞,便倒下,过了半天才起来吓了一跳,毕竟这是个可以在邱师兄手下走过百招的人。

云梦的名医来时,足足给他弄了一天一夜,这才满面疲惫的推门,和武当几个侯着师弟的招招手。

    你们武当,是真的好能忍啊?这人病了一星期了,你们现在才看出来啊?

武当几个面面相觑,自己那么风光霁月的师弟病了这么严重?

云梦的姑娘摇摇头,叹了口气,若是早几天,我说不定可以救回来,现在……听天由命。

几个还在面面相觑的一惊,就留下一个陪那姑娘离开,其余的赶紧进了屋看师弟,有一个胆大的戳了师弟两下,看师弟过了半刻才睁眼,简直快哭出声了,毕竟是武当上下宠大的孩子。

    师弟……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少林,玄枢。

这几个武当二话不说便下山去了,只留一个照顾郑然。

也没耽误多久,御剑半天的功夫,就到了少林,心急慌忙的去找了巡山弟子问有没有一个叫玄枢的和尚,在哪?

那个巡山弟子看着敦厚,也没隐瞒,摸了摸后脑勺,和他们打了个稽首。

    阿弥陀佛,玄枢师兄去后山了,说是生了心魔要自罚。

等他话音落下,再抬头,眼前便没了人,那个巡山弟子愣了愣,缓缓的又念了佛号,走了。

几个武当在那么大一个后山来回的找,好不容易找到了玄枢。这人正跪在佛前,手里转着深色紫檀木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和尚……同我们去武当走一趟吧,我们师弟想见你。

    阿弥陀佛,你们师弟是……?

这人睁开眼,回了头,看着面前站的几个。

    郑然。

    不去。

这人干脆利落的答了句,回了头,又瞌起眼睛,一副专心礼佛的样子,任武当几个人从中午折腾到傍晚他也没松口。

武当的几个人只好回去。

郑然居然真的撑过来了,除了反应比以前略略迟钝和忘却了很多事以外,几乎没什么变化。

他记得所有人,独独忘却了少林的玄枢。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不认得贫僧了,贫僧便离开吧。

玄枢垂下了眼眸,缓缓转过身,身后有一点灯笼和几声少年变声期的沙哑。

郑然师兄,那是谁啊?

不认识,可能是认错了吧?

师兄,你说过的……若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没在,那你就永远不用在了,这句话还算不算数?

自然算数啊。

那好,走,我和你说……

之后那个小孩说了什么,玄枢不知道,玄枢只知道自己的脚步顿住了,永远……不用在了啊……

贫僧只道是寻常事情,贫僧生了心魔,正是你,不敢见你……可贫僧愿放下心魔还俗了,你却……不再在了啊。

玄枢又一次迈出了步子,坚定异常,不欲走捷径,欲要一步步走回少林。

评论(22)
热度(25)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