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江湖说

决定写个很牛逼的梗,先和联盟道歉,因为我可能会把他们玩坏,事先说,它和原著的时间基本没有关系

清脆的环佩撞击声响起,二楼的木地板响起些微的咯吱声,轻的几近听不见的脚步声从搂上响起。

楼下坐着的一人警觉的抬起了头,看见是熟悉的身影笑了笑,下来的这人一身墨黑的衣服,头发只余脑后一缕极长,隐秀的暗纹与人一些豪情,白底皂靴给这人平添了几分利落。

“老大你等等,我去叫老板娘!”还不等下来的人说什么便被这人打断,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个漂亮的姑娘掀起了门帘,进了厅堂,来人一身大红色的罗裙,绣了一些再深一些的祥云纹,蓝色的纱制披帛,挽着双云髻,两支镶珍珠的簪子欑着发,干脆利落。...

今夕何夕㈢

#我从没有想主动放弃一篇文,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写不下去了。写文从不是发泄,这是我爱的东西,即使我的文笔烂的和什么似的,它依旧是我的责任,我有义务来叙述这个故事

一把黑色的伞被装在一个灰仆仆的伞套里,叶修很随意的把东西丢在了桌上,就进了室内,陈果好奇的把伞抽出来,粗看没什么,细看神色一凛。

这把伞的材料她几乎不认识,不过有一种东西她知道,伞骨,这把伞的伞骨是用陨铁锻造的。

陈果的父亲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陈家有些传承,虽然他们这代已经不剩什么了,陈果年幼时有幸见过一块陨铁,一整块,未曾锻造,那时陈果无知的摸了摸,就被自己的父亲呵斥了。

这时的陈果神色很奇异,叶修这家伙到底是谁,小小...

锋芒『预告』

还是先给个预告吧

第三话
天,是湛蓝色的,明媚的阳光撒在地上,照的人暖洋洋的,几缕浮云飘在空中,给这美好的早晨增添了几点纯洁的颜色。
此时的轮回教众正在晨练,习武的声音给这个懒散的时间增添了些活力,晨起呼喊口号的声音佘山的九峰十二山都可以听到。
“轮回神教!一统江湖!泽楷教主!武功盖世!天下无敌!”
……好像有哪里不对?
哦,不好意思,我们走错片场了。

相思念

锋芒没什么脑洞,只好填个词掩饰了😂

曲/外婆桥
词/雪鸦
细雨敲油伞 谁人落泪珠一串串
泠泠清泉声 谁奏一曲那凤求凰
一树梨花白 游龙剑舞起花瓣乱
沙场战鼓响 箫声瑟瑟一曲凄然
战矛灿 清泉流花瓣
琴弦颤 枝头露未干
梨花绽 一树雪白下谁人笑颜暖
大漠谁看那落日圆
念啊念 念着院里梨花是否已枝头绽
盼啊盼 何时才能衣锦乡还
看啊看 看不尽边疆沙场烽火狼烟燃
南山南 再看不到你笑颜

细雨敲油伞 谁人落泪珠一串串
泠泠清泉声 谁奏一曲那凤求凰
一树梨花白 游龙剑舞起花瓣乱
沙场战鼓响 箫声瑟瑟一曲凄然
琴弦断  衣襟鲜血染
珠帘散 青丝色渐淡
战甲残 未等我金戈铁马裹尸还
为何你已经葬南山
念啊念 念着一树梨花你的笑颜暖
难...

锋芒③

“吱吖”一声轻响,小院的门被推开,叶修下意识地浑身肌肉紧绷,随时准备进攻,却又在感受到来人时放松下来。

感慨着自己多年养成的战斗意识哪怕是离开了军营依旧不改,叶修缓缓回身,朝着那人深施一礼,道:“大师。”

来人正是这寺庙的主持,老和尚年事已高仍是面色红润,让叶修很是欣慰,毕竟老人这些年在南山居对苏沐秋也是多有保护。虽说苏沐秋是旷世奇才,能制出绝世神兵,可归根结底,他也不过是一琴师,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况且前线战事吃紧,苏沐秋死时叶修根本没有时间来到南山居见他最后一面,所以苏沐秋的后事也是老和尚一手操办的。

“阿弥陀佛,施主晚上好啊(划掉)叶施主深夜到此,可是有烦心事要来与老衲说?”...

锋芒②

斗神离开了,只留下一句“我会回来的”,走得是那样的决绝,修长的身形映衬着孤寂。

苏沐橙回神,扭头对着王座嗤笑一声,曾经最安静乖巧的“花瓶”如今笑容中满是嘲讽。

她不是不能做到嘲讽,只是不愿,只因为这是哥哥所爱之人打下的江山,只因为这是家人要守护的地方。而现在,他们伤了她的家人,她无需再顾忌家人的感受,绝美的面容上勾勒着一抹明艳的弧度,可一双清澈的瞳孔中却是冰寒一片。

他们走了,走得义无反顾,没有给自己留丝毫退路,只余下满朝的人鄙夷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叶修带着苏沐橙去了一座庙里,和住持打了个招呼后绕进了一间厢房,房间之后有一个小院落,树木葱茏颇有些小家碧玉的风情。院落一角是一块简陋的石碑...

锋芒①

 弦断,琴崩,人消亡。

远在边境的叶修一向平稳的双手忽然一抖,雪白的茶杯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化作了片片碎瓷。

那一夜,叶修辗转难眠。

那年夏天,他带领嘉世将士打了最后一场仗,一杆却邪却不再像往日那般有力,那曾带领嘉世缔造王朝的头脑仿佛陷入了沉睡。

他们说,他老了。他却只是沉默着。

最后一场仗,嘉世败在霸图的手里。看着对面欢呼着的军队,迎着同伴们眼中的失望,叶修忽然觉得好累,好累。

盛夏,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摘下了属于斗神一叶之秋的战盔,宣布解甲归田。

此言一出,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紧接着,跟随在叶修身边多年的副将苏沐橙也摘下了头盔,众人这才知道,那个总是跟着一叶...

纤月抚梨树 
花径作廊庑 
有雀借小住 
临水清风入 
薄衣沾香雾 
隐隐春知处 
枕绵山 
细雨敲浅潭 
夜生寒 
恰空翠湿荷岸 
梦里三秋过 
已是芳尘尽染 
得岁月偕行为伴 
纤月抚梨树 
花径作廊庑 
有雀借小住 
临水清风入 
薄衣沾香雾 
隐隐春知处 
风吹尽 
满枝花初绽 
辞树去 
只成天地素淡 
千里峰如簇 
几点流萤飞散 
此中颜色雪中看 
纤月抚梨树 
花径作...

手动拜拜

【默默】挺好听的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