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今夕何夕㈠

我跟你讲,我吃得真的是修伞

那年那日,盛夏,朱雀国难得迎来了雨季。

有些闷热的气温也抑制不了人们的欣喜,但是苏沐橙的心却是如坠冰窖。

琴弦,断了。

苏沐橙原本是朱雀国丞相的长女。

在丞相意外离世后,几个本是和苏丞相交好的人,把苏家弄的一团乱,连佣人都可以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而不是正正经经喊一句大小姐。

更雪上加霜的是他们几个联手诬告了苏丞相于敌国通奸,抄家夺走了财物和一切。

苏沐秋带着年幼的苏沐橙逃离了家,这才打拼下这一切。

如今苏沐秋早已离世,苏沐橙也不再是那个离了兄长就哭的小丫头,却依旧无法守护自己的亲人。

“叶修……你明明不输给任何人!”苏沐橙的手边是断了弦的琴,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有些单薄的身影似乎是在强撑着坐在石凳上。

“沐橙,我知道,但我对陶轩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啊……”叶修一身藏蓝的衣衫,又披着一件淡色的外衣,手里撑着一把伞,伞面画着似乎染血的红梅,似乎在告诉人现下自己的心情也是不好。

“叶修哥,我跟你一起走……”苏沐橙的指甲紧紧嵌在手心,深刻的印痕似乎要流出鲜红的血液。

叶修看了看这个姑娘,叹口气,收了伞走到小亭子里,修长的手指掰开了小姑娘握的发白的指尖。

“别掐了,你哥会心疼的。”叶修拍了拍小姑娘的手,把自己的外衣给这个小姑娘裹上,“沐橙,你不能走。朱雀不能待了,白虎在找我,你的目标太明显了,伤了你,我会心疼。”

“叶修哥……我哥已经不在了,我不能连最后一个亲人也失去了……”苏沐橙神色还是有些苍白,飘忽的眼睛里描画着恐慌。

“沐橙,沐秋在世的时候和我说,让我照顾好你,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涉险。”叶修轻笑了一下,在人的对面坐下,从宽大的衣袖里拿出了一跟新的雪蚕丝,换下了她断的一根。

修长的手指播了一下琴弦调音,清澈明晰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似乎在预示什么,叶修思考了一会,给苏沐橙留下了一个小盒子,然后匆匆离开。

“一年,我会再回来的。”

苏沐橙沉默了半晌,擦干了眼角的眼泪,就算这么多年了,我还是那个无法左右一切的人,那叶修哥……背负着我哥的荣耀好好走下去。

苏沐橙抱着琴和那个小盒子站起,款款的走入雨幕,小盒却一滴雨不曾沾染。

她向着和叶修相反的方向走去,任雨水洗刷着她清秀的容颜,这一次,我又要逼着自己成长。

“喂?老板娘?你在神游个什么啊?”叶修一脸懒散的坐在前柜的板凳上。

陈果愣了愣,一巴掌拍在柜台上:“你懂什么呀!我在缅怀朱雀征战八年的叶将军,虽然这里是朱雀边陲地带,消息还是很灵的好吧!偷什么懒,干活去!”

叶修耸耸肩,他一把常年握战矛的手就这么塞到了水池里,默默的开始洗碗。

“你说……叶秋和苏沐橙分开得是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老板娘突然这么感叹。叶修思索了一会,低低的笑着,和沐橙还不如说和沐秋呢。

然后失手打破了一个碗。

被陈果一个怒吼赶去大堂的一个角落里闲坐着,把烟袋里的叶子填进金属制的烟杆里,有些熏黑的填口开始了进一步深化,叶修也在这吞云吐雾之间思考着什么。

真的要放弃吗?却邪被陶轩拿走了,吞日我留给了沐橙,我已经没什么剩余的了……

不,还有一样,也只有那一样了……我来让这件宝物,重见天日吧。

叶修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陈果却不耐烦了:“你在想什么啊你?!那桌的客人要加东西,还不快去!”

叶修抓了抓头发,无奈的摊摊手,慢悠悠的站起来,去拿走前柜的单子,在陈果要炸的时侯,一溜烟跑了。

评论
热度(13)

©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