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我也想不出来的脑洞

我现在能做的,仅仅只是以一段拙劣的文字来祭奠他存在过的岁月。



苏沐秋三岁时苏沐橙就出生了,软软小小的一团,苏沐秋基本上不碰苏沐橙一下,他怕下手捏一下会碎。

苏沐秋以前很讨厌他的妹妹,因为苏沐橙的存在,父母的注意力全都被她吸引了,直到苏沐橙一岁多的时候,那天苏沐秋放了幼儿园被接回了家,沐橙爬过去拉着他的衣角就是不放,咿呀咿呀了半晌,喊出来一句话“哥哥”,那时他就决定要守护好苏沐橙了。对于还是幼年的他来说他想不明白责任感是什么,但他就是那么笃定的发下了誓愿。

苏沐秋和苏沐橙成为遗孤也是很偶然的事,到现在讲起来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他们一家四口出去踏青那天,苏沐秋的父亲驾车,本来相安无事,可是不知道对面的司机出了什么事,对着苏沐秋家的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导致他们家也是,出了车祸,苏沐橙当场死亡,苏沐秋的父母因为救治无效死亡,只有苏沐秋一个,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医生力挽狂澜救了他。

政府也没有多纠察,让一家孤儿院接收了他。苏沐秋那时眼神死寂,夜夜难以入眠,撞上那一瞬间剧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声音一直回响在他的脑中,甚至他觉得家人死亡的样子历历在目,那时的他简直和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可即使这样也无法让时光倒流。

直到一天夜里,苏沐秋一个人安安稳稳的缩在墙角,不多时一阵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苏沐秋觉得很奇怪,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苏沐秋没怎么出声只是低着头,然后他看见了一身曳地白袍停在了不远处,默默地念叨着苏沐橙苏沐橙,苏沐秋一下抬起头,目光湛湛的盯着人看,人明显察觉了有人看见他,走到苏沐秋面前看了看,对比了一下手上的画像:“长是长得差不多,不过为什么是男孩子?这年纪也不对啊。”

人似乎很疑惑的绕着苏沐秋转了转,苏沐秋大着胆子和人对视:“沐橙几年前就去世了,你找她做什么?”“去......世了?怎么可能苏沐橙是应该今晚去世的啊?那你是谁?”白衣人皱着眉急的打转,惨白的脸上也带上了几丝愁容。“我是苏沐秋,沐橙的哥哥。”苏沐秋使劲抵着墙不让自己显出一点怯懦。“我看看啊......苏沐秋才是那个半年前应该去世的人,啧这下惨了,俩次抓错够我喝一壶了。”

那时的苏沐秋不知道怎么魔怔了,也不怕人,朝那人伸出手:“把沐橙还我,我替她死。”人明显愣了一下,挑眉坐在了地上和他平视,问他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舍命救她?苏沐秋顿了片刻坚定的说出一个答案,人在地上思索良久,悠悠的叹口气,是我着像了。看了眼他给了他薄薄的书和一块有些滑手的彩色陶土,记住,我的名字,你师父名叫谢必安。人在苏沐秋面前晃了一下衣袖,苏沐秋一时觉得有些迷糊,听见人模模糊糊感叹了一句死相命薄啊,然后一下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沐秋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小床上,他慌忙的起床疯了一样的翻找四周,最后在枕头底下看见了一本薄薄的本子,边上还搁了一块彩色的泥土,正是他昨晚看见过的,原来不是梦啊。他急急地找到了重塑肉身的一页,凭他那时的文凭还不至于看懂繁体字,他就天天去孤儿院的图书室借字典来查阅。

等他看得懂这书的时候已是过了十几天,刻苦修行良久,还是小有成效的,他起码有了一丝灵气,足够支撑他在五色土的帮助下重新捏造一个肉身了。又是一个夜里,苏沐秋在花坛里刻下七星阵,利落的翻出自己之前准备好的七个老物件压阵,燃上了红烛缠起红线。

橘红色的烛光印的他白色的衣服格外艳丽,苏沐秋把一团土捏出四肢,放在阵里,一脸肃然的拿起一把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不停地给阵里搁置的土放血,直到他最后看见了一个诞生,此时他只是靠自己的意志撑着自己,硬生生不让自己晕厥过去,模糊间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牵着苏沐橙走过来,苏沐秋扯了扯嘴角终于是没撑住晕了过去。



----------------------------

这是一个突然间跑出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评论
热度(8)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