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星汉【一】苏沐秋篇

第一章

苏沐秋和秋木苏的相遇很奇特……不如说是奇葩

那是盘古圣人劈开混沌,天地初生,龙凤麒麟三族相争,打的难解难分,自此天地迎来第一次量劫——龙汉初劫。

苏沐秋出生是在龙汉之末,那时的三族已是强弩之末,但他们的战力依旧是不可小觑,而秋木苏出生波折万分

秋木苏的父母是凤凰一族最勇猛的战将,然而他们依旧逃不出战争的死亡,齐齐哀鸣化为灰烬以后,秋木苏便成了一枚死胎,但上苍似乎见不得他就此无缘看这世界一眼

机缘巧合之下秋木苏孵化而出,过了一两天才被族人发现有一只小凤凰窝在一堆死卵里,一一察了族群名录,看过他的名字,再追溯到他父母的名字,这些族人异常的兴奋,毕竟是妄图成为三族之首的家伙,多的是狂热

凤凰族人信奉强者,秋木苏的父母那样强大,秋木苏也不会弱到哪去吧?

哦,那时秋木苏还没有名字。还是一只刚刚出生的小崽子,就被狂热的族人送上战场。不说他刚刚出生羽翼未丰,就是成年凤凰也会踌躇不进,战场就是生死门,生死,天定。

虽说秋木苏沉睡千年,人形已是青年,很能唬人,但他依然是一只出生不久的小凤凰,什么都不懂,兵法战术,甚至法术都不曾学过。

到战场转瞬片刻即败,那些族人眼睁睁看着他掉到一座山的山沟里濒临死亡,连扑棱翅膀的力气都没有。原本惧怕凤凰的虫蛇都爬了出来,啃食他的血肉,大大咧咧的在一边增强自己的力量。

而他的族人只是大吼一声,

这是凤族第一战将的遗孤,我等要为他报仇!借此煽动了整个战场的族人。

秋木苏那时的意识已经涣散开,嗫嚅着自己去世的父母直到失去意识。

秋木苏再醒来是他在一个岩洞里,蚀骨的疼,锥心的痛都不在,秋木苏从未如此高兴自己活着,他才出生,甚至没有好好看这世界,那时的他在自己的神识里找到了一本天生功法,这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宝藏,非是无情……

短暂的感叹后,他异常认真的观察四周,四周很黑,但他并没有什么事,他可以吞吐火焰,看遍四周,发现他是在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好吧,他都没见过别处,反正这不是凤族的地盘就对了。忽然秋木苏绝佳的听力让他感觉到,门外有嘈杂的声音,皱了皱眉,很不雅的,躺下,装死。

“少家主,胡家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你就在这个石室待到大限将至吧!”有一个很狂妄的声音不住地叫骂着,很多人嚣张的笑,一个孩子被推搡进来,秋木苏看了一眼很疑惑,胡家?狐族?不是千年难得子宝贝的很吗?为什么会......秋木苏没理会,当作自己依旧昏迷。

 但这个小孩可不放过他。“嘿,我知道你醒了。”一片黑暗,只有小崽子在说话,秋木苏疑惑的感知了四周,一头雾水的爬起来:“小家伙,你在喊我?”看见小小的人一下子笑了,一点头。很久以后秋木苏说起这个,苏沐秋异常纯良的笑笑,我乍你的,看有没有活的人,我那时的法力根本没法感知四周有没有活人,谁知道刚醒的你那么傻,然后......秋木苏把他追了三圈,烤成了黑狐狸。

“我叫胡言,原本是胡家的少主。救了你的是我爷爷。”秋木苏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我父亲,是狐族最好的族长,但一时间修炼不慎,经脉逆流,爆体而亡了......在我们还在为他的离开伤心的时候,大伯出来了,我知道,大伯可以把胡家领导的越发好,但是我的存在让他无比忌惮,我不怪他,我从来没想管着这个家族。”小家伙像叙述一个故事一样,闲适的倚在石墙上,还伸了个懒腰,略带无奈的揉揉头,“我不求任何回报,只求你带我离开,换救命之恩,怎样?”秋木苏弯眸笑开,觉得这笔买卖自己很赚,只是不知道以后被坑惨了。

“我要改名叫苏沐秋,不叫胡言,胡言乱语,好难听。苏带着一点书卷气,沐秋听上去不错,挺好听吧?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叫什么啊?”

“我......没有名字......”

“啊......那你叫秋木苏吧,和我的挺像,看你一身青色是青鸾吧?木和青对应,凤栖梧桐,也是木嘛,呐你以后啊......”小家伙神色略带着愧疚,嘴却死硬。

“好好好,小祖宗唉,我知道了,唉唉唉不要碰我毛,这是以后定情赠人的信物啊!卧槽你还拉,想死啊......”

就是这么一路嘻嘻闹闹。

或许因果就是这么结下的

那一年他们相遇

他叫苏沐秋

他叫秋木苏。

评论
热度(10)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