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锋芒①

 弦断,琴崩,人消亡。

远在边境的叶修一向平稳的双手忽然一抖,雪白的茶杯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化作了片片碎瓷。

那一夜,叶修辗转难眠。

那年夏天,他带领嘉世将士打了最后一场仗,一杆却邪却不再像往日那般有力,那曾带领嘉世缔造王朝的头脑仿佛陷入了沉睡。

他们说,他老了。他却只是沉默着。

最后一场仗,嘉世败在霸图的手里。看着对面欢呼着的军队,迎着同伴们眼中的失望,叶修忽然觉得好累,好累。

盛夏,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摘下了属于斗神一叶之秋的战盔,宣布解甲归田。

此言一出,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紧接着,跟随在叶修身边多年的副将苏沐橙也摘下了头盔,众人这才知道,那个总是跟着一叶将军的女副将竟是如此的美。
只有叶修轻叹一声,他说:“沐橙啊,你不必如此,这只是我一人的决定。”

苏沐橙却只是浅浅一笑,倾城的容颜因着这一笑多了些明媚,美得令人窒息,只听得她淡淡地道:“沐雨橙风的弩箭永远只会护在家人的身前。”

王座上的人俯视着他们,他说:“将军一叶之秋,朕念你为国效力多年,特允许你带走战矛却邪。”

叶修却只是单膝跪地,“启禀陛下,末将愿放弃却邪,换得副将沐雨橙风的弩箭吞日,愿陛下开恩。”

王点头应允。

迎着自家妹子疑惑的目光,他的脸上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没了却邪,我还有千机,可他留给你的只有吞日了。”接着,他转身向朝堂外走去,叹息,“只可惜,炮飞矛再难现世了。”深吸了一口清晨冰冷的空气,叶修脚步忽然一顿,再回首时,那一向懒懒散散的脸上却是扬起了一抹凄然的微笑,“不过没关系,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那一瞬间,苏沐橙红了眼眶。

面前的一身杀伐气息的男子与记忆中那人重合,明明是不一样的容貌,不一样的声音,叶修的一身铠甲更是不似那人一袭白衫,可偏偏就是让人轻易的联系在一起。

苏沐橙有些神游天外,却没注意到眼前之人正褪去身上的铁甲,露出里面一袭浅绿的薄衫。

文武百官这才发现,原来他们一直所仰仗的斗神的身形竟是如此的瘦弱,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很难想象,就是这样单薄的身躯带领将士们缔造了一个王朝,挥舞着战矛却邪仿佛要捅破天际。

这是我的脑洞和鎏染的笔法
其实我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的
因为叶修愿意收敛锋芒沉淀自己
我觉得吧,他可以热血的再展露锋芒不是吗?
论我的脑洞堵不上系列

评论(2)
热度(21)
  1. 苏桓_一只自认为是三首蛟的金翅大鹏借太太的图 转载了此文字
    没错我就是鎏染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