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伞修】年似流光

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一直都在……

鸠泗:

回忆向


文笔渣


人物ooc严重


剧情可能有bug


给伞哥的祭文


以下正文



(一)


夜很是寂寥。


叶修夹着烟,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却久久未将它点燃。一张常常带着嘲讽笑意的面容如今却阴郁着,眸里的张扬肆意也散了去,唯有沉着的哀伤掩在眼底。只有这双曾使得少年惊艳过的手出卖了他,它颤抖着,哪还有操纵着一叶之秋时的风采里。


   


与叶修外表上的冷静相对的,是苏沐橙止不住的抽噎。她一双秀气的眼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了,她与哥哥自小相依为命,怎能接受少年的现状。看的出来,她想尽力平静心中的波澜,但还是不太成功的,细细碎碎的呜咽声在空荡的医院里回响着。


    


手术室门上的灯停止了闪动。


 


方才医生递出的通知,真真切切的打碎了二人最后的幻想。命运在这一刻,表现出了它的张牙舞爪。


    


隔着玻璃,叶修看得见,一条渗人的直线。少年安静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像一场好梦,却再无醒来的那天了。


   


明明他们的荣耀才刚刚开始,苏沐秋的人生就被剪断了线。


                 (二)


到真正告别的时候,不再有人哭泣了。


   


那天雨蒙蒙的,砸在行者的肩头。


   


来客并不多,除了叶修与沐橙之外,就是几个平时网吧里结识的朋友。他们也许算不上与苏沐秋特别熟络,但这种时候依旧表现出了足够的悲痛来。一个少年,又着荣耀的未来,却停在他最好的年岁中,如何能让人不惋惜?


   


很安静,没有人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黑白色的照片。


   


平静的望着沐秋的墓碑,叶修为友人送上最后一程。



不得不褪去了最后的属于少年的稚气,叶修已无人可依。他被逼迫着长大,只好一人踽踽独行,背负起嘉世的大旗,永不停息的向未来走去。


斗神如今才具备了未来的全部的风采。他无所畏惧,又不失沉稳。一杆却邪挑遍天下,无人能以为敌。


却再无人能走进他内心深处。知音已逝,空有一曲绝响,又再能为谁奏?


   


雨缠绵着,照片上的少年面目清峻,时光缓缓流淌,却已是他求之不得的渴望。


                 (三)


   


叶修的生活,实在简单。


  


一场接一场的荣耀,消磨尽了他的时光。这的确是他曾最梦寐以求的人生,日日与游戏度过,与他人争夺最后的胜利,可如今于他却不甚满意。叶修感觉心口似乎缺少了一块,无穷无尽的大洞,不断吞吐着,释放着让他不安的情绪。


他只好不断的劝说自己,曾与他比肩的少年如今已不在了。


   


叶修强迫自己把注意全部放在游戏上。接连不断的比赛,麻木了他的心。


是一场激战,叶修专注的盯着屏幕。随着灵巧手指跳跃着,是一阵密集的哒哒声。游戏中,大漠孤烟被一叶之秋的却邪挑中,最后的血线迅速清零,熟悉的荣耀图标弹了出来。


当他从刚才的比赛回过神来时,热烈的掌声已透过效果良好的隔音墙传进了耳膜


   


但终于如愿以偿了,领着嘉世,用沐秋亲手打造的却邪,夺得了冠军。


   


可当最后他走出比赛场,捧起奖杯时,却未有意料之中的喜悦。


叶修走上高台,把身体掩在光芒下的阴影里,苍白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他在这里,要与沐秋共享最后的荣耀。


但总算有难得的放松,叶修这么感觉。肩上的重担能暂时退却,于他而言,已是不易。


就那么静静的望,俯视这偌大的赛场。视线的斑驳里似乎藏匿着旧人的剪影,依旧是瘦高模样,也依旧是缱绻温柔的笑,无比熟悉,也无比怀念。于是他伸手去触碰,指尖感受到的,却依然是一片墨染的冰凉。倏忽间,剪影碎开了,一聚一合 光阴明灭,终成了泯灭在黑暗中流散的灰尘。


他的一颦一笑,纵经流年,也未曾在也叶修的记忆里褪色。


            (四)


冰凉的雪乘着凛冽的风匿入他的脖颈间,却再难以掀动一丝波澜。


   


无所谓甚至还有些嘲讽的表情,一张清秀的脸,因不修边幅显得颓靡。发上混着冰渣,叶修蹒跚在攒满纯白的街道上。


   


风雪骤,无人往来,于是一段脚印愈发清晰,通往灯火阑珊处。


   


名满荣耀的大神,却在这样的夜晚里被赶出了俱乐部,听来荒唐,又是心酸。可本人不已为然,叶修习惯了孤独寂寞,再被驱逐,又是如何。


   


但要说不舍,却是有的一手培养出的队伍,几年的光阴,几年的努力,就如此被人踏为灰烬。他从未对荣耀敷衍,所以替嘉世付出了远超常人的心血,终究成了弃子,实在令人心寒。


  


但又如何,对这个结果他早有预料,从陶轩初心不复那刻起,嘉世的未来就失去了清晰的方向。他不过是要东山再起,再夺荣耀,他没有描绘好的蓝图,依旧有信心在建立一个巅峰的王朝。


   


唯独婉惜的是一叶之秋,它承载了太多的回忆,如今却要离自己远去。叶修少有不舍得的时候,却从未对与账号卡绑定的过去释怀。


平静的心难得波澜,一双精确操控的手竟也会颤抖。


   


不过是老了,叶修自嘲。可万般嗟叹,怎能如此轻易解释?


   


时间的风雪看似掩埋一切,却感情又从未被深藏。


             (五)


   


经历了许多,不易的闯入了决赛。


   


遇上了一枪穿云时,叶修甚至有些激动。


来不及操作,绚烂的技能,就静距离的炸在了君莫笑的脸上。


 


场景很相似,同是神枪手,有不相上下的精彩。


   


这不由得他回想起了与少年的第一次PK,一手华丽至极的操作,也曾让叶修短暂的惊诧,不知所措过。刁钻的技巧,极难应对。


   


纵是如此,最后还是他赢得了胜利。那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逢,叶修成为打败了苏沐秋的第一人。几分少年心气,沐秋气急败坏,由不住吐出了几句粗话。当时只觉稀松平常,如今想来,却有十分的怀念。


   


如果不是因为一场意外,这份精彩,十年前就该登上这个舞台了。


枪王的名头,也早有归属。


对这场所谓的荣耀第一人的对决,除去比赛的性质外,他是不在乎结果的。


因为他对着这个问题早有定论,最好的回答早就被他藏于心底。


他像他,却不是他。他是最好的荣耀选手,长眠在了南山冰冷的墓里 。


   


  


           (六)             


 


  


第一次光明正大踏上领奖台,强光让叶修眯起了眼。


太过虚幻,以致于他晃了神。迷离中,他似乎看见了记忆中的少年,身影在灯火里摇曳,触动了叶修的心。回忆肆无忌惮的在他脑海里重演。


  


是他们度过春节时的场景,一场简朴的饭,滋味却是回忆了若干年。他和沐秋在夜色聊着最为热爱的荣耀。新春钟声敲响,沐秋起身,去点燃自制的焰火,许下新春的愿望。


焰火拙劣,却意外的美,流光飞逝,划出道道烟火痕迹。是夜空中一刹那的璀璨,却又在记忆里发散着不朽的光。              


“好久不见。”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喉间梗塞出,滑出一个呜咽的弧度。


“好久不见。”


   


焰火下,五官清淡的脸鲜明开来,眼中不染尘埃,笑里不藏算计。


   


眉目依旧如画,此景宛若当年。


   


旧时岁月,既是瞬间,又是永恒。


  

评论
热度(27)
  1. 借太太的图鸠泗 转载了此文字
    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一直都在……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