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伞修】待我寻汝[BE]

叶修不朽i:

-BE向

-心不脏

-乱七八糟

-一发完结

-平凡之路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ready?go。

--------以下正文




--




洁白的病床上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人,好像有些无奈,又有些嘲讽地笑。




--




你走之后,我就一直在那条路上徘徊着,反反复复行走着,你要走了吗?无法阻挡了吧?走吧,来生再见吧。叶修笑。

曾经我那么易碎的骄傲,就像现在的孙翔,那个拿走我们的一叶知秋的孙翔,那样桀骜不驯,也许以前我并没有这样吧,以后我要扛着两个人的梦想了啊。




——阿修啊,很累吧?




是啊,好累。沐秋回来吧。叶修抹抹眼角,趴在桌子上,心脏一抽一抽,好像是想把血液一滴一滴抽出,好像是心脏出现了一条缝隙,正在缓缓地蔓延开。




那个骄傲的孙翔,像我以前吗?我以后要改变了吗?我需要学会你那样开朗的性格吗?我能做到吗?




——我想,如果是为了你,也行能吧。




——我想,我表现得还算不错吧?




第一赛季到第十赛季,我没有全部打完哦……不过我想可能也不可能一直一直拿照片对吧?




最终我拿着你的君莫笑重新登上了这个巅峰的荣耀,为了荣耀而荣耀,亦是为了你而荣耀。




37连胜啊,特意给你留下的还有一场呢。




你如果愿意回来,我愿意和你一起分享38连胜记录,我愿意和你一起传载史册,君莫笑和秋木苏这两个名字永远永远地流传下去。

你愿意回来了吗?你在西方的那儿过的还不错吧?你要去哪里,带上我吧,无论去哪,我都会支持你的。




你究竟在哪,我不会认为你去世了的,我始终相信你只是藏起来了对吧,这只是你留给我的一个谜语对吧?




那么你可以沉默着,无论天涯海角,我会把你找到的。




我的故事……你看到了吗?




叶修躺在病床上,狠狠抽烟。




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跨过了是个赛季,也见证了形形色色的选手,那个黄少天啊,你和他的话唠倒是有些像呢,还有那个喻文州啊,你们两个的性格也差不多。




可是他们终究不会是你,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苏沐秋。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拥有着岁月,拥有着青春,拥有着你和沐橙,转眼,瞬间,一切好像如一缕缥缈的轻烟,风来了,把我们吹散了,找不回来了。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你死的时候我倒是确实堕落了,我规划的未来,少不了苏沐秋这个人。直到看见荣耀,那个我们永远挚爱着的游戏,我只能带着你的梦想向上爬了,我爬的很慢,你愿意在天堂的某处,等我吗?我会来。叶修瞌上双目,舒心地想。




〔我来陪你〕




--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你的明天,以至未来你的人生,不会再出现一个叫做苏沐秋的清秀男孩了。




你会更好吗,还是随我一同坠下?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辜负我的希望的,你会是冠军,你会是最强,谁也无法夺走。包括在天堂的……我。




对我而言,都无关了。再多了解也只是会让我遗憾罢了。我只需要过好自己这边的日子,知道你的好坏罢了。




〔可是我还是会想你,想你的一切〕




--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想永远的离开,永远和你一起生活,一起打荣耀,一起欺负公会,一起打老魏,只要和你一起,什么都可以。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




——那也只是曾经。我现在依然很好,那么,你呢?




〔可惜我从来不曾将你忘却〕




--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平凡着。




我已经尽最大努力来中和我和你的性格,我希望,我可以代表着两个人,两个不同的人,两个相爱的人。我绝望着,我绝望你不会回来了,我渴望着有朝一日你会再回来见我一面,一面就好,我快记不得你的音容面貌了。




〔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你〕




--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给过三连冠的荣耀,斗神的荣耀——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被夺走过你的名声,以及一叶知秋——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你会错过我回来看你,错过,你的幸福——

向前走,就这么走,就算我不会回来,你也可以过得很好——

所以阿修呐,勇敢的坚强地,活下去。




〔即使是为了我〕




--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想问全世界,是否见到过一个眉目清秀,脸带笑容的温润少年。

可是他们的答案,总是不会令我满意。

没办法,不能怪他们。




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冥冥中这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我现在像你,曾经却好如那无名的野草野花。

也许很多人认为我是斗神,我是荣耀最强者。

但是,荣耀这条路,我还是更爱和你一起走着,走到最末尾。

冥冥中,这是我唯一想走的路啊,可是无法实现。




〔不过我还是会带上你的〕




--




时间无言,如此这般。

时间很快,人生很短。

我陪你走完就够了。




明天已在眼前。

下一个明天,会和你度过吗?

我好像看到你了,沐秋。




〔你果然在原地等我爬上来〕




--




风吹过的,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路好远啊,不过我看到你了啊,沐秋。这叫动力。

——是啊,阿修。你的故事,讲完了吗?




〔快讲完了呢,你还在等我吗?〕




--




叶修看到那个身着白色衬衣的少年背对着他,挥手道再见。




“阿修,待会见。”




〔好啊〕




--




次日。




荣耀界出了一条重大新闻。




「荣耀最强者叶修,卒于肺癌」




附上了一张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只看得清署名是一叶知秋。




写给的人,好像是叫做——




苏沐秋。




据说,埋在杭州的:南山公墓。




靠在一个小小的,小小的石碑旁。




〔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吧,哈哈〕




--




“你好,我叫叶修。”

“你好,我叫苏沐秋。”




“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吗?”

“有啊”少年笑,道,“我的ID是秋木苏,你呢?”

“一叶知秋。”




--




愿少年神枪,身披荣耀。




FIN.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脑洞,别打我|・ω・`)




求评论求闲聊求勾搭!| ू•ૅω•́)ᵎᵎᵎ




明天更正文|・ω・`)



评论
热度(37)
  1. 借太太的图江了个余 转载了此文字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