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杂文】再见,繁花血景——《全职高手》双花记

繁花血景,很让人无言,因为他们,似乎没有未来……

北庭明:

再见,繁花血景
by:ivan


最近在看《全职高手》,怎么说呢,不愧是近年来最好的群像小说,作为一部网络文学,我绝对给予他最高的赞美,当然有不完美的,但是瑕不遮瑜,而且群像的描写确实是说最好并不为过。

说个通俗的比喻,这部小说的人物很有《灌篮高手》的感觉,多队伍多选手,还有其他人,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塑造出的人格,每个角色都很饱满,镜头也并不是只对着主角和主角队,洋洋洒洒五百多万字,里面有着太多的人和太多的故事。

而且《全职高手》毕竟除了早期网游部分,后来更多的笔墨是职业联赛。而职业联赛这么多的队伍,更是井喷式的各色人物出彩,既有同队之间的,也有对手之间,更有的,建立在职业联赛系统上的,转会和退役的悲伤离合。

而这,就是繁花血景里最终浓墨一笔之处。

===================================

张佳乐,孙哲平,相遇在网游里。
那时两人是对手,一个叫百花缭乱,一个叫落花狼藉,惊讶地发现,乱糟糟的战场上,对手的两人同一高度的能力。
最后的时候,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弹药全无,坐在废墟上,看着扛着重剑的狂剑士孙哲平的落花狼藉,以为就要死了。
这时的孙哲平却伸出了手,隔着电脑屏幕,对他说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嗯?"倒在地上的那位明显意外了一下。
"你是谁?"他问道。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藉。你呢?"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那我们的战队呢?"孙哲平说。"战队?"张佳乐看了看两人角色的名字,想了想:"双花?""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孙哲平说。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

故事的开始,两人有着极其网游式的浪漫,而之后的几年,两人开创的百花式打法成为联盟多年最佳组合的人选。

张佳乐的打法,是通过大量弹药爆裂炫目的光影效果遮掩行动,孙哲平的狂剑士并不免疫这种花眼的效果,但就是默契,让两人在无缝衔接着。而看起来是弹药专家在炫目,真正掌握节奏的,却是勇往直前的狂剑士。

高高大大的北京爷们孙哲平,也像三次元的狂剑士那样,作为队长,和着张佳乐,带领百花直指亚军。

如果只到这里,虽然从没得过第一,但也算一部佳话了。但是对于双花的故事,却偏偏从这里才真正开始……

第五赛季,由于狂剑士的打法,孙哲平手伤,赛季结束,孙哲平手伤已无法继续职业生涯,最终在最高光的年纪里退役。

================================

真正出现在故事里的时候,孙哲平已经手伤退役四年了,而张佳乐,离开了百花。

那是联盟职业联赛第九年,当年的霸主嘉世降级,在挑战赛上被兴欣打败,嘉世逼迫叶修退役,却被叶修自己拉扯出来的一只战队彻底击败重返联盟的机会,故事的主线里,被叶修巧合发现的孙哲平,包扎着的手,为兴欣客串打了资格赛后,去到了义斩战队。

那时他的手,伤愈并没彻底,第十年复出,中途五年没有职业联赛可打,但他一出场,带着包扎的手,还是活生生将叶修的狂剑士打败。

当年的第一狂剑,伤病和年纪,依旧没有打败他,带着新的账号卡,梦想从没熄灭。

【再睡一夏】,这个名字里,有多少的自嘲,多少的无奈?

一个又一个夏天过去了,终于在那一年的夏天,昔日的第一狂剑,重拾了重剑,用他那层层包扎的手,去开辟属于老将的未来。

=================================

张佳乐,没有了孙哲平的百花,这个昆明男孩成了队长,在和孙哲平一起的第二年,他们夺得了亚军,孙哲平退役的第五年,他们依旧是亚军,在第七年独自支撑百花的时候,依旧还是亚军。

其实说起来,并不坏的成绩,更何况从配置上来说,百花也并不是说多么强势。相对肖时钦作为战术大师还需要艰难地带领雷霆一年又一年为了季后赛名额努力,张佳乐的百花足够绚烂。但是,他似乎进入了一种魔障,他对冠军,已经极度渴望。

当初,是孙哲平说着,要拿冠军,他跟着他。后来,孙哲平退役了,他对他说,一定要拿一个冠军给他看。

一年年孤独的战斗,一次次失之交臂。到最后,或许留下的只有那个执念了。



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只有一个人,是无法书写完美结局的

张佳乐就这样突然退役,离开了百花。一年之后,复出,加入夺冠热门,霸图战队。

================================

在一次网游抢BOSS活动中,各个战队加入网游公会大混战,已经是霸图的张佳乐,和百花新一代狂剑于峰,在没有任何搭配下,巧合地,重现了繁花血景。

百花在张佳乐走后,一直想重拾繁花血景,不惜引进了现役第一狂剑搭配百花新弹药大师,但是总是差一口气。而这时,却在网游的大乱斗里,不在同一战队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做到了。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百花谷的玩家阵中,突然爆发出了这样一声呐喊,撕心裂肺的。这一幕繁花血景,到底还是激起了百花玩家心底最深的念头,他们终归还是因为舍不得张佳乐,才会对他复出选择霸图那么怨念。如果张佳乐还在百花,再来了于锋,多年期待的繁花血景,这不是已经可以再现了吗?场面瞬时变得安静下来,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随后伴的就是一声哭泣,大家也分不清这位是男是女,总之在一刻,他(她)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张佳乐愣在了当地。



但是,谁都知道,如此美好的繁花只是一团泡影,很美好,却再也无法回去。

而这一次的选择,也是自己慎之又慎后的结果,为什么要后悔,为什么要退缩,自己已经懦弱地退役过一次,为什么会又一次产生这样的念头。逃避绝不是办法。张佳乐长舒了口气,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定。浅花迷人举起了手。砰!近在咫尺,于锋的狂剑士被一枪爆头。“我们是对手。”张佳乐平静地说着。“谢谢。”对于这一枪,于锋居然道了一声谢。因为他清楚,在这一枪之后,他恐怕就将成为真正的百花核心,张佳乐留在百花粉丝心中的阴影,随着这一枪,都会被击碎。他们将不再存有惋惜、怀念,而只是存有干干净净的恨意。




在隔着屏幕的网游里,张佳乐选择了一种最极端的方式,告别过去,而且,他做的,不止是让自己告别,还让新的百花继承人,在这一天,踏着他的尸体,盛开得更加绚烂更加无法无天!




浅花迷人迎着扑来的百花谷玩家,举起了手臂,手上紧紧地握着枪。但是在顶尖的职业选手观察下,却都会发现,浅花迷人这一枪,是打不出去的,他只是举举枪罢了,这根本就不是要射击的操作。离他最近的于锋当然看得更清楚,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对他未来前程很好的铺垫,但是此时此刻,热血翻涌,他只想阻止这一切继续发生下去。可是面对汹涌的百花谷人群,他们能听他的解释吗?怒血狂涛!就在这时,一记狂剑士的大招,汹涌地落到了百花谷冲来的玩家群中,狠狠地斩断了他们的来势。但是此时的百花谷玩家,可不像于锋出剑斩断的霸气雄图玩家那样理智,中招的人,倒下了,但只要是没倒下的,完全不顾生命的损伤,继续执着地朝着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扑去。结果就听接连不断重剑劈斩的声音,一道人影早已经落到浅花迷人的身前,血影狂刀、旋风斩,再加狂剑士新技能绝地风暴,冲过来的百花谷玩家,瞬间就已经被斩了个干干净净,那人手中重剑斜指身旁,血染的剑身完全已经失去本身的光泽,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在害怕什么?” 



================================

一直有这么个说法,双花是联盟第一真爱。

当然有嘲的也有,比如说真爱四年未见面。

但其实几乎无人否认,双花,至少曾经是联盟第一真爱。

无可否认的,“爱过”。

因为,这两个并没有多少着墨的角色,在一场大乱斗里,上演了最狗血的重逢。

官方逼死同人。

=============================== 

 再睡一夏?


所有人看到了这狂剑士的ID。


可是,这又是谁呢?


所有人连忙去辨别这人头顶的公会。


义斩天下?


义斩战队倒是真有个狂剑士选手,而且本身还是义斩战队的老板,地位那叫一个超然。


能成职业选手,本身实力已经不差。但老实说,放在眼下这片战场,楼冠宁这位职业选手的身份真是超级不够看。


抛开兴欣战队的人,此时到阵的职业选手,个顶个的都是全明星,无一例外。就算是孙翔和肖时钦,也是特殊原因造成的。如果他们的队伍还在联盟中,那这二人当选全明星选手毫无悬念。


这个一出场,便砍人如瓜很出风头的狂剑士,是义斩的楼冠宁?


在场的职业选手都觉不像。


这并不是轻视楼冠宁。欺负普通玩家,这不需要多大的能耐。倒是每个选手所控制的角色,都自有一番气质。义斩加入联盟也半年多了,楼冠宁的狂剑士什么模样,各大战队心里多少都会有数。虽然只是一个初入联盟的新队,但义斩来势挺汹汹,各队对这新丁的戒备比以往都要上心,对义斩的研究也挺深入。义斩的实力深浅,这么大半年了早摸得差不多了。眼前这再睡一夏,战斗风格比楼冠宁要狂野多了,总不能是那家伙一到网游里就特别耀武扬威吧?


“你是谁!”张佳乐此时心中震惊,这种狂野粗暴的狂剑战斗方式,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再睡一夏依然没有转回视角。


“我只是……”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再睡一夏那血染的重剑再度提起,指向了不顾一切再度要冲上来百花玩家们。


“哦?和你一起吗?”张佳乐说。


“可以。”来人不介意。


“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感慨。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和他一样,曾经深受百花玩家喜爱和依赖的另一位大神。而此时,却和这些曾经支持过他们的粉丝拔刀相向,心中不带有一丝涟漪的,这正是他昔日的那个搭档可以做出来的事。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孙哲平说着。


“好,来了!”浅花迷人迈步上前,举枪的手终于不再只是一个动作,而是真正攻击的操作。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

九年前的昆明网吧网游里,两人相遇,名字里都有花的两个人,成为了一个组合,“双花哪够,要百花才好”,一道建立百花的两人,在九年后的网游里,再一起亲手毁灭自己铭刻在百花的痕迹,残忍,又残酷。

新时代的建立,需要旧时代的牺牲。 

更何况,这一刻,是五年来,两人第一再度的合作。

真正的繁花血景。

说起来,虽然之前和于峰打出了繁花血景,张佳乐却是不承认的呢,他坚持地认为,这是只属于他和孙哲平的绚烂,不管是百花缭乱还是落花狼藉,不管是浅花迷人还是再睡一夏,繁花血景只属于张佳乐,和孙哲平。

那一刻,他们像是回到了十多年的年纪。那时的他们是联盟第一搭档,那时的他们直指冠军,那时的他没有手伤,那时……他们都是百花。

===============================

 “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于锋听到张佳乐叫道。


“呵呵,你的资讯也太落后了。老孙,你站开点,万一打到你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叶修回道。


张佳乐一惊,视角转过,看到再睡一夏果然朝旁让了一让,似乎并没有再和他并肩作战的意思。而这时,张佳乐也终于留意到了再睡一夏头顶上的公会名称:义斩天下。


顷刻间,张佳乐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

那一天,需要建立新时代的,不止是新百花。

张佳乐,孙哲平,曾经最佳搭档的两人,看着对方,属于着不同的战队。

他们不再是一起,他的弹药不再对他队友免疫,他的狂剑不再不会扫到他。

这……才是真正化成泡沫的繁花血景。

===============================

左躲右闪,却也逃不尽这么多的攻击,浅花迷人的生命不断下降,一团乱战之下,张佳乐的精神也有一些恍惚了,接下来这一波攻击,眼瞅已经反应不及,突然斜里又是杀出一个身影,又一次把他的浅花迷人给救了下来。


张佳乐恍惚地转动着视角,看清了来人。


是林敬言的流氓。


张佳乐的精神赫然一振。


没错,这才是他现在的队员,真正可以在战场上依赖的伙伴。过去的,终将彻底过去啊!


张佳乐眼望战场,孙哲平的再睡一夏已经被战局分隔到了另一端,在那边挥舞着重剑。




==============================

无数的回忆如走马灯在脑海里浮现,与这一刻重叠的,又有多少?

百花还在,张佳乐还在,孙哲平还在。

不再了的,是那个属于共同回忆的繁花血景!

从此,天涯一方……

再见了,我三次元的狂剑士。
 


==============================
 


再见了!


像之前朝百花谷公会举枪一样,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右手,一枪,准确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


子弹射出的血花从再睡一夏身上飞溅而出,再睡一夏的重剑咆哮着,朝这方向斩出了一记血影狂刀,拦在当前的人,当即被一剑斩飞。再睡一夏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张佳乐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重剑扛肩,潇洒转身。

============================= 




第34轮联赛,霸图VS义斩,个人赛第一场。


霸图,张佳乐。


义斩,孙哲平。 
 
 本期待在公共频道能看到什么的观众失望了,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就这样开打。 
 
但是,用以迷惑对方双眼的绚烂式打法,却完全无法模糊孙哲平,在一片片光影中,他们了解着对方,追随者对方。 
 
这么多年,游戏改进了,角色升级了,操作者成长了,但是,这种被时间切割的裂缝,只有那么一下下,就被互相之间的了解,给活生生化解了。 
 
不过,终究是极限了啊。 
 
=============================== 
 


“加油。”倒下时,孙哲平说着。


“嗯。”张佳乐回道。


全场比赛,唯一的交流……



===============================

一直觉得,《全职高手》里,这是一对最狗血,却又最现实主义的CP。

只要相遇,那画面是狗血当花瓣使,但两人,却又是理智的,甚至可以说,无情啊。

张佳乐为了冠军,舍弃一手创建的战队,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个非常按照职业规章办事的人,在还多少有些江湖义气的联赛里,他是一个非常职业化的人,不管褒义还是贬义。

孙哲平半血的手,也回不去百花,甚至无法去一只真正职业战队,只有义斩这种老板当主力的私人化战队,才有他作为替补的位置。

另外,又说回联盟第一真爱,很奇怪的发现,张佳乐出场时,从没人去提过孙哲平。想起一个文里,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人曾经有过,但是分手了,所以都极力避免在张面前提孙哲平——但张佳乐自己却毫无意识,以为大家误会他们有矛盾,只得一直解释他们关系其实蛮好的,再引起大家不明的目光……但在夜里,躺在床上,回想起和孙哲平的一路,突然感到,其实,他们是真的爱过的。

===============================


《再见,繁花血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24896/


(孙/张)那一年繁花,燃遍天涯,呼啸的风啊,吹痛脸颊。


               静止在一刹那,当风声也嘶哑,多年后有人记得吗?


    (张)你是否有牵挂,或有过挣扎?光影缭乱纷杂,你曾回眸吗?


    (孙)手伸出又放下,光阴铭刻成伤疤,无力去紧握啊!


(孙/张)并肩的血与花,开在,生命中最高的悬崖


               向前一步就到达,一步间岁月横亘咫尺天涯


               别怕,合力筑成的塔,却在,顷刻之间轰然都倒塌……


    (孙)怎么能甘心啊


    (张)不要说离开吧,好吗?


    (张)多沉重的步伐,却不能倒下,时间是匹白马,流星般飒沓


    (孙)想要再睡一夏,梦里狼藉的落花,黯淡了年华
(孙/张)并肩的血与花,凋落,生命中壮丽的一霎


               荣耀的梦那么大,都碎成纷纷扬扬指间的沙,风化


               再见吧血与花,最后,定格天际惊雷 般一乍


    (张)别再故作潇洒


    (孙)卸掉沉重的枷,去吧


    (张)如果梦想能够在未来再发芽,坚持到底需要多少代价


(孙/张)并肩的血与花,再见吧,当时代的帷幕终落下


耳畔的那些喧哗,当我们渐行渐远走向分岔,出发


再见吧血与花,有一天,一定还会再次重逢吧


    (孙)我对你说的话


    (张)我给你的回答
(孙/张) 记得吗

评论
热度(22)
  1. 借太太的图北庭明 转载了此文字
    繁花血景,很让人无言,因为他们,似乎没有未来……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