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问佛

    你们修佛的是不是要杜绝七情六欲,方才能证菩提啊?

婆娑的竹影里有一个和尚的粗砺袈裟,随着拉扯竹子的微风发出些沙沙声。

照在其间,零星散碎的月光似乎缓住了脚步,武当的道士身上特有的鹤氅似乎让清冷的月光在其身上渐渐黯淡又亮起,颇是风光霁月。

不过再风光霁月也挡不住他眉目间的那股疲累,原本披在身后的三千青丝全数落白。

那一直不停的敲击木鱼声终于停下了,圆锤悬在半空中,就这么顿住,若非是手上的菩提珠转的越来越快,穆然会只当那是一幅画。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认真呢……

那个和尚终于转过了头,却还是紧闭着眼睛,唇角微微扬起,还是那个轻缓的笑容,随即又还是那个跪的端端正正敲木鱼的和尚。

穆然沉默了一会,渐渐勾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并指一划,浓重的剑气顺着手指的方向翻飞而去。

    你言众生凄苦,我也是众生,为何不渡?你言情字当忌,为何与我纠缠不休。

了光眼都没睁开,手一转把佛珠挂回了腕上,抬起锡杖,反手挡至背后,当啷一声浓重的剑气缓缓散去。

    施主,你明明,是知晓结局的吧?

  ……和尚,我只问你一句,再渡我一次可好?

穆然的神色有些复杂,更多添几分凄楚,拆了身上溟月套的腰封,解了白色里衣的系带,屈膝跪在人背后,光裸的胸膛贴在人背上,修剪细致的指甲轻轻滑过人的下颚,指腹摩挲着人的喉结。

  阿弥陀佛,你……且去吧。

穆然张了张嘴,起身干脆的把自己凌乱的衣服整理好,转身,垂着眼睑,利落的走出了竹林,脚步不曾停下一瞬。

少林寺上下同庆了三日,寺里又多了一个证菩提的人。

——你端坐莲台参万世禅机,阐灭菩提。

武当逐出一个走火入魔杀人无数的弟子。

——而我唯余下,半世孤寂。

评论(6)
热度(35)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