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若无情方自在

居逸师弟,你到底在执着什么?

萧小师兄急急忙忙的跑进了金顶大殿,平日不及自己胸口高的人,现下跪坐原地也要仰望,拂尘劈头盖脸对着自己甩下来,自己被打的猝不及防。

福生无量天尊啊!掌门都快把你逐出师门了!你到底在执着个什么啊!

师兄,这红尘俗世中情之一字最苦,你可审的?

避开人询问自己执着的问题,拂尘微微一甩,比起了眼眸,口中只喃喃念着道德经。

唉……我不管你了,掌门言你运功时生生吐出一口血,一看你气息不稳就知道你入了魔障。

我……我知道我的错,可我就是看不破。彼时在佛堂里的人明明满口允了我期许,为什么到头来破了情一戒的只有我……

嗓音带着几许疲惫,变得沙哑异常,辟谷已久不沾吃喝的唇现在有些干涩起皮,直身站起,似乎是跪了许久腿脚麻木,差一点摔在地上,让萧小师兄用力扶住才罢。

捏了捏眉心,就站在原地思索着两人过往的一切。

和尚,只有我们俩了,还打不打?

彼时背抵着背,这人土黄色的僧衣被血染的深色,自己身上白色的道袍晕散着一大片血,分不清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五指紧紧扣着剑柄,还不等人答什么就冲了出去,飞起两步,墨鹤一踏,平平一挥剑便让一个高处射箭的人死的不明不白。

这才听见人轻声,却坚定的答了句,阿弥陀佛,贫僧,普渡世人。

师弟,你再想想吧,我等会带你去找掌门。

稚嫩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回忆,看自己胸前一点血渍,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吐出来的,悠悠的叹了口气,盘腿坐下,抱元守一。

和尚,我且问你,渡我不渡。

……阿弥陀佛,佛渡不尽众生,贫僧自然也渡不了施主,施主请回吧。

……好!

当时自己掐着他的脖子问的话,这人淡色的眼瞳只是看了自己一眼,打了个佛号,这便低头不语。自己扯断了其佛珠,看深色紫檀散落一地发出些清清脆脆的声音,在平日听起来悦耳,彼时听起来却异常烦躁。

小师弟,咱们走,去找掌门,掌门一定能救你。

睁眼便是萧居棠焦急的脸,支着膝盖站起,顺着人的搀扶跌跌撞撞的走起了大门,金灿灿的阳光让自己眯了一下眼睛。

那天也是那么好的太阳,我挽起人颈间佛珠吻了一下,说,和尚,我好像喜欢你。半晌,人答,阿弥陀佛……贫僧,爱你罢。

好像此时才明了那天你的心情,佛爱世人,平等众生。

突然发出声笑,倒是把萧居棠吓了一跳,伸手揉揉人的脑袋,抹去了自己嘴角的血迹。

萧小师兄,当年我去少林时,一个云梦姑娘大声喊着,若无情方自在,我宁为凡尘蝼蚁。今日……我要告诉你,若无情方自在,我定修无情之道。

柔柔的和人笑了一下,拂开人的手,冲着掌门的背影走了去,留了萧小师兄一个人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身影。

无镜,我这次,先放弃了你。

又是一个年岁过,此时的武当山上并无潇洒肆意的秦居逸,只有了一个冷心冷情,欲求登仙的修士。

评论
热度(25)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