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小短打,无题

你真的喜欢我?和尚不是一向要守戒律清规吗?

素白的手拂开人搭在自己腕上的手,几乎要忍不住一剑斩出的冲动,不过还是紧了紧手指,放开了剑柄,道了一声福生无量天尊。

阿弥陀佛……贫僧自觉不曾阻碍施主。

呵,贫道行走江湖,只图个快意恩仇,人杀我,我要杀了人家你拦着,我杀人你更拦着。

……阿弥陀佛。

身侧这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宣了声佛号。自己倒是无所谓,直接扭头,拂袖而去,也不管人是不是会跟上,不过是片刻,这人还是跟上来了。

暗自念叨了一句烦人,也没再管他。

贫道修道修的无情道,一心大道,和尚你非要执念成痴吗?

阿弥陀佛,贫僧看不破这迷障……施主可知石桥禅?

你还是不死心吗?

贫僧只是顺从本心罢了,阿难尊者可以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得其渡桥而过,贫僧自然,也可以。

那你就可以着吧。

——————————————————————————————————

和尚……你狠,你以为你为我挡了这伤我就会谢你吗!

清冷的面容不在,眼眶通红,手背上青筋直崩起,怀里搂着那个和尚,和尚的脸上却是没那么多表情,只是安安静静的笑了笑,若不是口中溢出来的鲜血,大约会让人以为他就是做了个美梦才醒。

咳咳……施主……你知道,石桥禅吗……

这人直直的愣住了,面容一瞬间凝固住,神色间多了几分复杂和凝重。和尚的唇角绽了个浅笑,瞌上眼睛,渐渐的身体冷硬了下来。

别睡!别睡!!我要去杀人了,你倒是拦我啊!再给我念一遍金刚经也好啊!

……我为你一人,入这极情道。

和尚……若初遇便是万劫不复,那不如不遇,为你一人入这红尘,好亏。

——————————————————————————————————————

和尚,师兄已经当上了武当掌门,我也已过而立,再不是那个不及弱冠,冲动至极的家伙了。

在人坟前放了一叠素菜,一个小小的石碑便囊括了人一生,倾斜的夕阳打下,平添了几分暖意,正如那和尚笑起来,如冰雪初融般好看。

评论(10)
热度(44)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