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狐言【下】

一曲献祭之舞终了,晴明还是静静的趴伏在原地,云子小姐提着裙角,急迫的下了阶梯想搀扶晴明,源博雅却是比她快了一步跑上了祭台,半跪下来搀起了晴明。

“还有力气起来吗?”源博雅搀起这人之后尝试着走了几步,安倍晴明的脚步有些拖沓,干脆和人摆了摆手,本就白皙的脸,现下有一些无血色的惨白,这人嗓音有些沙哑的开口:“博雅把我放下吧,不要管我的,等我恢复过来我们便离开这里吧。”

源博雅盯着阴阳师的脸看了一会,低头嘟囔着云子小姐什么的,抬头就和人说了一句失礼了,伸手直接把安倍晴明抱起来。

晴明愣了一会,神色从异样变为无奈,屈指手背掩着唇角低声笑开了,自然的给人指了指云子小姐站的观台方向,轻瞌起眼眸闭目养神。

直到颠簸结束,安倍晴明知晓自己已经到了高台之上,切切搓搓的声音越来越近,是衣料摩擦地面的声音。

“决定了?”走过来的人正是云子,她很理性的站在了一丈开外。

源博雅的手紧了紧,抱着安倍晴明并没有放下,又是引来怀里人的一阵笑,最后这个直接揽着源博雅的后颈,半直起背脊,侧身看她,和她点点头,说:“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云子的唇角挂上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招了招手,身侧的狐女立刻奉上一杯酒,酒液紫红色,在青白的杯盏里惹人注目,云子小姐平平一挥衣袖:“那就,满饮此杯吧。”

晴明沉默了片刻,抬眸看着云子,寂静在两人之间蔓延,原本叽叽喳喳的狐女也不再敢说话,这两个人之间似乎在进行着什么神秘的仪式。

最终,晴明败下阵来,拍拍源博雅的肩,示意这人放下他,源博雅纠结了半天,才决定把人放下,还知趣的退开了一步。

安倍晴明拿起了酒杯,宽大的振袖遮起脸,掩面,抬头,把酒水一口喝尽。

安倍晴明伸手扬了扬杯子,脸上有些无奈,把酒杯放回了狐女的漆盘里,衣服都不曾换,一手拉起博雅,快步离开了高台,云子在身后给两人行礼拜别。

“安倍晴明……”这位殿上人博雅三位终于是认认真真的喊了一遍这阴阳师的名字,“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切了吧?”

阴阳师敛眸,伸手把发顶的狐耳掩去,又过了一会这人才点点头:“云子小姐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也是我原本的未婚妻。”

“那也就是说,那些狐女的言论是真的?”源博雅啧了一声,倒是不曾掩饰自己的不爽,“所以那个云子对你怀有爱意?那杯酒是……”

还不等源博雅问完,安倍晴明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并很郑重其事的喊了人的尊称:“博雅三位大人,我只是喝了一杯酒,与她撇清了关系,并无其他,我到了,下次见吧。”

语毕,安倍晴明便下了牛车,只余下源博雅一个人,跪坐着思考什么。

思考未果,牛车倒是把他送去了自己府上,索性这人也不纠结了,就这么回了家,到是把看门的僮仆惊了一惊。

“博雅大人没有在那个阴阳师家里留宿,天要下红雨了呀!”

“是吵架了吗?”

“可是我看博雅大人心情不错呀?”

全府上下都是如此这般诡异的话题,听的源博雅直摇头,真是,对他们太好了吗?这么闲,想到过来编排自己和晴明了。

这位好汉子,就这么吼了一句,这才让一帮议论是非的家伙散了。门口值班的小童匆匆跑来,怀里抱着一只生有三尾的红色狐狸。

小童见怪不怪地把狐狸塞进了博雅的怀里便走了,小狐狸豆大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仿佛人似的眯起了眼睛,大张着嘴,打了个哈欠。

有些童稚的声音响起:“博雅大人,请明大人让我给你带句话,今天的不礼貌和你抱他的举动扯平了。请你明天带着一瓶清酒和一点小孩子吃的糕点去见他吧。”

小小的狐狸,说完这话就变化成了一张狐狸样子的红色纸片,源博雅妥帖地收起这张纸片,等着明日相见时还回去。

时光依旧如此过着。

评论(1)
热度(32)

©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