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狐言【上】

看我心情有没有下,手游和原著结合,ooc算我,全是我瞎扯的东西,嗯,错别字告诉我,我改

不似平日随意的坐姿,而是工肃的跪坐在木廊正中,衣服也不是平日素净的白色,而是厚重的黑色打底,艳烈的红和华贵的金色做称,白色的发也被橘色的缎带系起。

“晴明!我今天带……你怎么坐在这里?还这副样子?”源博雅兴冲冲的跑进庭院,手里提着一大盒包装精美的点心,不用说,给神乐的。

软软的冰皮糕点,还有包裹着红豆粒的小食呢。晴明这么猜着。

“啊……我在等正午,现下我应当过去了,应该都准备好了吧?”晴明抬起头看了看太阳,眼睛被炙热的阳光刺激的有些难受,无奈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为什么要等?都是什么和什么啊!”这个男人被晴明没头没脑的话弄的一头雾水,走近了几步,随意的挥手让式神接下了纸包,看她妥善的收好,这才放心。

“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很多呢,神乐在左手,拐弯的第一个厢房里,八百在照顾她,她午休应该才起。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了。”安倍晴明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站起身,跪坐许久已经酸麻的腿有些失力,踉跄了几步,源博雅反应极快,立刻上去扶着他。

“喂!晴明,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啊?”武士健硕的手臂箍住阴阳师的肩膀,皱眉看了看这人。

晴明神色有些尴尬,虚握拳,干咳了一声:“博雅大人啊,今晚是月圆之夜啊,恰逢稻禾神的祭祀之日,我要去一趟神社。”

源博雅愣了愣,四下看了看这人:“不带油豆腐?空手去见稻荷神?”

安倍晴明直接笑出了声,看着他:“今天是圆月,很特殊的日子,祭品,是我。”

源博雅疑惑的神色转为震惊,立即推开了晴明,又退了几步,上下指了他半晌,最后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这就是你今天穿着打扮这么用心的原因?”

晴明无奈的看了他片刻,摆了摆手,直接离开了庭院,乘上了牛车。

不过牛车刚开始走动的时候,挤上来一个人,源博雅。

“你来做什么,主祭品是我啊,多一个人共享福泽吗?”晴明揉了揉额角,努力做出一副功利的样子,打算逼这人离开车架。

谁知源博雅挑衅的看了安倍晴明一眼,随意的跪坐下,和晴明嚷嚷:“这有什么,不过是一时的福泽,晴明从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

“真的要去?沾染上稻荷神的气息,大天狗可就不理你了。”

“怕什么,朋友怎么会因为不相干的东西生气,再说,他不是一直和妖狐相处的很好?”

“这不一样……你真要去?”

“真的!”

晴明点了点头,神色还是有些勉强,和博雅打了个招呼,侧坐在原处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牛车停了下来,一阵清雅的乐声隔着门帘传进来,让源博雅忍不住想吹笛合奏。

外面一些细碎的女声响起。

来了?

来了!安倍晴明大人啊!

一个稍带着威严的女声响起,呵止了这些争论,不过有弧起的尾音也带着一丝欣喜。

“是安倍晴明大人吗?”这人的声音由远即近,在牛车的纱帐外停下。

晴明压低了声音,告诉源博雅,不管什么样,都不许出声,更不许动用结界。看源博雅点了点头,安倍晴明这才下车。

源博雅紧随其后,惊讶的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不应当叫人。

所有在场的都是女孩子,她们头上有淡红,橘色或绯色的狐耳,甚至还有些黑色,不过黑色狐耳的妖怪却另有礼遇,在此不谈。

这些女子或长或短的尾巴在身后轻摇,源博雅几欲惊叹出声。

方才说话的女子疑惑的出声:“安倍晴明先生,这是你的……?”

“他是我的友人,给他安排在我的座位吧,反正我祭祀完毕就走,也不坐。我保证他不会打扰祭祀的。那么云子大人可以告诉我更换衣服的地方了吗?”安倍晴明金蓝色的折扇抵着下颌骨,给这女人笑了笑。

“哦,是云子的错,这边这边。这位友人先生交给我们吧。”这女人拍了拍额头,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给晴明指了个方向。

这女人的狐耳灰白,是一众狐女中色彩最浅淡的。

好像晴明,也不是晴明,嗯。源博雅这么想着。

几个狐女没给源博雅时间,直接把他推到了观望台上,边走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友人大人啊,晴明大人有没有婚配?”

“不要胡言,白狐之子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么个橘色的狐狸,要喜欢也是云子大人那样的。”

林林总总的话让源博雅听着很不爽,为什么呢,他没有多想。只是记着晴明的嘱托,让他不要出声。只有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在表达厌烦还是说不知道。

“出来了出来了!”一个引着源博雅去台上的狐女变得兴奋极了,伸手拉着边上伙伴的手臂使劲摇晃。

一个人身着白衣,绯色的裙裤曳丽的拖在地上,内粉外白的耳朵轻轻摇动了一下,本就夸张的妖纹更是深刻,金色的眼眸更是平添了几分神秘。

金蓝色的折扇让源博雅异常熟悉,用晶蓝色带入那眸子,他惊讶的发现了一件事,这位好汉子不禁高呼了一声:“晴……晴明!”

身边这些狐女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立刻又说开了。

“人类!”

“人类呢!”

“晴明大人的气息吧?”

“难道是……储备粮?”

方才被称作云子的女人走上了台子,深深的看了博雅一眼,有点咬牙切齿的愤恨,平平抬起手:“都别吵了!安静点!好不容易请到安倍晴明,还不认真看!”这女人又礼貌的和源博雅点点头,拿起了一支竹制的萧,在上数第二个座位坐下,一众狐女入座,只余下源博雅一个人呆站着。

晴明的座位呢?没有人告诉我啊……源博雅气哼哼的看了看四周,直接坐到了首位。

狐女们又是一时的惊讶,不过片刻后,下面清雅的乐声响起,云子的箫也开始奏响。

安倍晴明袖上系的红色缎带,轻触地面,素手执着金铃,一抖手腕,清脆的铃声响起。描画着艳红胭脂的唇念出一些晦涩的言语,大概是在念什么祝词,祷言。

金蓝色的折扇平平一挥,脚步顺势错开,柔顺的发倾泻而下,祭鼓的鼓点响起,晴明顺着鼓点起舞。

抬腿,屈膝,摇扇,错步,伏首,停步,扬手,长发微扬起。

这让神明动容的舞蹈重现世间。

不过,才一盏茶的样子,琵琶,三味弦,日本筝通通停下,这些伴乐的人似乎是力竭了,跪伏在自己的乐器边喘息,只有身边云子的萧,还在有一声没一声的响。

晴明的步子渐渐也有些沉重起来,源博雅堪堪反应过来。灵力,晴明在用灵力跳舞。

思索了片刻,源博雅心里也有了章程,摘下腰间的叶二开始吹奏。悦耳的乐声为晴明分担了一部分压力,原本停下的鼓又开始敲响,节奏渐快。

琳琅的乐器也再次响起,虽然还是有些断续,不过好歹是可以了。清雅的乐声不停响动,博雅也分到了一定压力,不过这个好汉子不剩在意,还是静静吹奏。

晴明也在台上不停旋走。

交错一步,手轻轻按下,一舞终了。

安倍晴明终于停下了动作,巨大的灵力流失让他直接趴伏在祭台中央,也似乎是另一只虔诚。

评论(4)
热度(46)

© 沉迷二哥的金光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