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盗笔,阴阳师,魔道厨,晴明爱我啊!

借太太的图

最近老做梦,还异常诡异

我昨天晚上梦见了阴曹地府
阎王是女的
判官是男的什么的
然后我又开了个脑洞
叶修费尽心思爬上阎君宝座可以号令酆都
但因陶轩意见不和
只能退位让贤
然后在陶轩的追杀下逃走
在另一个阴司带起了队伍
然后阎君主动退位让贤给了苏沐橙
嗯,虽然不完善
不过大概线路就这样吧

现在想想这不是阴阳师手游吗……

有一个神兽告诉我我是救世主,怎么办,在线等!急!!!①

爸爸的cp观是韩张,王方王,双花,喻黄,修伞,林方,刘卢,双鬼,昊翔,周江洁癖那种,不吃请一边去,谢谢合作


千万年前,陆地上没有人,各式各样的荒古巨兽层出不穷,凶兽不用说,是闹得最凶的混沌穷奇梼杌饕餮,其次是朱雀青龙白虎和麒麟,最最安分的便是玄武和白泽,一个懒得动,一个不问世事,獬豸和夔牛不怎么出门,也是相安无事,别的神兽仙兽凶兽大都不闹什么大事出来。

但不知道怎的,在女娲造出人之后,十二巫祖,帝江,句芒,蓐收,共工,祝融,烛九阴,强良,奢比尸,天吴,龠兹,玄冥,厚土,联手封印了所有的荒兽。自此,人族开启了三皇五帝的时代......


韩文清关了自己的科普网页,回头看看端端...

818我昨天晚上睡觉

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我昨晚梦见伞修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因为我这两年的梦很少很少。
其实一旦接受了修伞的设定,我就觉得还行,挺好玩的。
说说我的梦,其实我不太记得了,简略说就是
叶修离家出走,最后被苏沐秋捡走了,然后苏沐秋发现叶修是个天赋资质比得上自己的可塑之才,就一直把叶修带在身边了,苏沐橙有点妒恨叶修的存在,把苏沐秋的注意分走了,直到她哥哥因为任务不利死亡,叶修急匆匆从国外赶回来,把苏沐秋葬入寒玉,成了千年不腐。
过程我也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伞哥其实没死,陪叶修完成了什么任务然后乘火车走了。
其实我过程忘得差不多了,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叶修对着苏沐秋招了招手,惫懒而微软的和苏沐秋说了一声你...

818我和基友的日常

众所周知,蓝雨和微草是互对的队伍,但这不能阻止我粉俩队伍!庙药王道!庙药王道!庙药王道!
『日常洗脑1/1,完成』
咳,好了,说说我和基友,我们俩今天很早就出门了,目的地鼓楼,这里有一家新开的店,有各种各样的周边,即使是一点不了解荣耀的人,也会爆发少女心的,更不要说我这样的脑残粉了,我在店门口那个古色古香的地方,看见了很精致的手链,蓝雨的周边哦,很好看!黑色漆皮的环,然后系出了一个个的节,大小不一但有一点凌乱的美感,上面有四个珠子,晶莹剔透的瓷,白色上拢了一层淡蓝的壳,顶端是是蓝色的透明壳子,一点点往上加深,最顶端是淡淡的冰裂纹,米白色的字写了魏,喻,黄,卢,不知道是不是恶趣味,小卢那颗是最矮的,...

星汉【四】黄少天篇

彼时的黄少天,道行还一般,不过那时对人类的憎恶就已经刻人骨髓。

所有的人类都是奸诈狡猾的,不分妖的好坏统统赶尽杀绝。

因为他那时修为尚浅,无法辟谷就只能去偷窃别人的食物,夜雨声烦很幸运的成了他的目标。黄少天是幸运的,夜雨声烦是一个修炼已久的仙人,猫妖对他构不成伤害,这让他不会背负杀人的因果,而且夜雨声烦是佛修,不轻易出手伤人性命。

对,夜雨声烦就是个佛修,带发修行又执剑的,佛修。

夜雨声烦那时刚刚回家,他去了自己的好友家做客,那个会算卦的朋友掐指一算,皱眉要他把自己做成鱼型的朱果带走,神神秘秘的说他的缘自会到来。

这下夜雨声烦好奇了,不停地问王杰希这人到底谁,问到最后老王恼了,给了一...

兔子日常【双花篇】

【大家好早上好,好久不见了,又是苏沐秋的八卦时间我们今天八一八双花】

众所周知,双花的两只兔子原先都在百花萝卜园

不过因为一些事故两只花兔分开了

不过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他俩腻歪

佳乐兔子和哲平兔子都是米白色的兔子

很难分得清,最明显的地方就是他俩臀部都有一个花型的痕迹

哲平兔在右,佳乐兔在左

不过我今天说的不是这个!

前两天哲平兔去霸图园打招呼,正好新杰兔醒着

抱着个闹钟也不知道在干啥

哲平兔很习惯的给了一个萝卜做进门费

借此可以知道他来过很多次了

据我们记者的跟踪报导哲平兔今天给佳乐兔带了一个圆圆的东西

他宠溺的拍醒张佳乐

然后给了他一个,嗯,椰子???

这是萝...

锋芒『预告』

还是先给个预告吧

第三话
天,是湛蓝色的,明媚的阳光撒在地上,照的人暖洋洋的,几缕浮云飘在空中,给这美好的早晨增添了几点纯洁的颜色。
此时的轮回教众正在晨练,习武的声音给这个懒散的时间增添了些活力,晨起呼喊口号的声音佘山的九峰十二山都可以听到。
“轮回神教!一统江湖!泽楷教主!武功盖世!天下无敌!”
……好像有哪里不对?
哦,不好意思,我们走错片场了。

相思念

锋芒没什么脑洞,只好填个词掩饰了😂

曲/外婆桥
词/雪鸦
细雨敲油伞 谁人落泪珠一串串
泠泠清泉声 谁奏一曲那凤求凰
一树梨花白 游龙剑舞起花瓣乱
沙场战鼓响 箫声瑟瑟一曲凄然
战矛灿 清泉流花瓣
琴弦颤 枝头露未干
梨花绽 一树雪白下谁人笑颜暖
大漠谁看那落日圆
念啊念 念着院里梨花是否已枝头绽
盼啊盼 何时才能衣锦乡还
看啊看 看不尽边疆沙场烽火狼烟燃
南山南 再看不到你笑颜

细雨敲油伞 谁人落泪珠一串串
泠泠清泉声 谁奏一曲那凤求凰
一树梨花白 游龙剑舞起花瓣乱
沙场战鼓响 箫声瑟瑟一曲凄然
琴弦断  衣襟鲜血染
珠帘散 青丝色渐淡
战甲残 未等我金戈铁马裹尸还
为何你已经葬南山
念啊念 念着一树梨花你的笑颜暖
难...

我也想不出来的脑洞

我现在能做的,仅仅只是以一段拙劣的文字来祭奠他存在过的岁月。


苏沐秋三岁时苏沐橙就出生了,软软小小的一团,苏沐秋基本上不碰苏沐橙一下,他怕下手捏一下会碎。

苏沐秋以前很讨厌他的妹妹,因为苏沐橙的存在,父母的注意力全都被她吸引了,直到苏沐橙一岁多的时候,那天苏沐秋放了幼儿园被接回了家,沐橙爬过去拉着他的衣角就是不放,咿呀咿呀了半晌,喊出来一句话“哥哥”,那时他就决定要守护好苏沐橙了。对于还是幼年的他来说他想不明白责任感是什么,但他就是那么笃定的发下了誓愿。

苏沐秋和苏沐橙成为遗孤也是很偶然的事,到现在讲起来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他们一家四口出去踏青那天,苏沐秋的父亲驾车,本来相安无...

星汉【三】苏沐橙篇

沐雨橙风是在苏沐橙很小的时候和他认识了。

那个时候,福利院也没有破落,院长也没有去世。

院长是一个很好的老人,他带着一群幼儿园的小孩子去了海边玩,苏沐秋没去,他在上小学,而且他不想欠这个温和的老人太多,所以只有苏沐橙去了。

就是这件事促成了苏沐橙和沐雨橙风的相识。

苏沐橙只是在沙滩上很认真的堆沙堡,她却没有发现天色暗沉下来,直到淅淅沥沥的雨落下,苏沐橙才发觉四周没人了,于是她就这么吓着了,也不知道跑到哪去,那时候的沐雨橙风已经有了百年道行,她觉得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很好玩,于是就施了个念在身上,化了人形,去给这个小女孩打了把伞,苏沐橙哭的直抽,一愣一愣的,但这个好歹是万年大妖的妹妹,区...

© 借太太的图 | Powered by LOFTER